《奇蹟寄物商》推薦序

奇蹟寄物商.jpg  

一位盲眼的少年與一家專門寄物的商店          * 紀柏舟(動畫導演)

從看到故事的簡介開始,我就一直隱約有某種期待。或許是超現實色彩與隱喻兼顧的設定,和我本身創作的調性相當接近;也有可能是早已脫離年少輕狂,對於書中即將上演的人生縮影頗有共鳴。

人為何要「寄物」?是一種逃避,一種承諾,還是一種解脫?身為寄物商的老闆,是傾聽,還是在找尋?

寄物商店的老闆桐島,由於眼盲心靜,儼然像是超然不問世俗的傾聽者,任憑訪客流連造訪,只留下寄物的痕跡與一串串故事。似乎在不斷快速變動的世界中,只有寄物商的時間是緩慢流逝的。我們隨著作者的筆調,有時幻化為愛慕的門簾,有時變成了古老的玻璃櫃,有時又變成了新加入的自行車,用各自的角度旁觀著店裡一幕幕上演的人生故事。

作者用平易近人的文字,配合這種令人激賞的擬物觀點,不僅將每篇故事注入了魔幻色彩,更隱約產生一種推理般的神秘感,處處產生驚喜。讀者彷彿代替桐島成為他的眼睛,靜靜地守護著這位清澈的主人,從年輕到蒼老,一起經歷許多相遇與分離。每一篇短篇看似互不相聯,但人物環環相扣,許多的因緣際會都因為「寄物」而巧妙的連接在一起。故事尾聲,看似靜止在桐島身上的時間和感情,某天終究還是激起了一陣漣漪。此時以往靜靜聆聽的觸感真切地發生在自己身上;以往身為旁觀與守護者的讀者們,也隨著孩子般的桐島,共同經歷了一場憂喜的成長之旅。

於是靜靜地讀完了《奇蹟寄物商》,已經是午夜時分。窗外是台灣近日陣歇的大雨,心中浮起一種難以言喻的,如流水般冰涼的沉靜感。近年來多旅居國外,忙碌於動畫與藝術的創作,已有一段時間未與文字結緣,然而這篇日本作家的清新小品,竟如此流暢親切地把故事傳遞到了我的心裡。雖然沒有華麗的詞藻,但豐富的視覺敘事與開創性的視角,反而讓故事更加趣味橫生。有趣的是,讀者幻化成不同的擬人物品,卻也只是配角,而非「全知」的第三者,因此在推展之間產生的未知想像與留白空間,格外精彩。

《克莉絲蒂先生》是我尤其喜愛的一篇故事,作者不僅將無生命的物件們擬人化,以隱喻所有角色的情感與抉擇,其中一股清淡的憂傷與孤單更是就此貫穿了整本作品。原以為我們是在不同篇章的過客裡,試圖尋找與自己相似的生命經驗;但最後才猛然發覺,其實主角桐島才是自己心底的倒影。那是一種超然或是孤寂?界線已不再清楚。我只知道,當最後世俗的情感也終於降臨在主角身上時,我的眼眶也不禁微微的酸楚了起來。不論外貌歲月如何更迭,原來我們依然都只是個孩子;生命的苦澀與美好,才正要開始。

《奇蹟寄物商》,一本滿富人生寓意又親切動人的作品,推薦給曾經迷失或尋找寄託的每一個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建 的頭像
小建

小建的電影王國

小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