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卵的排列》

 蟲卵的排列.jpg  

書名:《蟲卵的排列》

作者:今邑彩 等

譯者:賴櫻英 等

出版社:新雨

出版日期:2001.08初版

 

【讀後心得】:

 

《蟲卵的排列》為出版社規劃的「日本當代名家傑作選」,書中收錄了六位日本女性作家的短篇推理小說,比較偏向懸疑推理,可惜讀完後沒有太大的共鳴。這本15年前的舊作,可以看到這些女作家的寫作軌跡,也可對感興趣的作品,重新回頭追尋喜歡的作家。

 

〈惡夢〉/今邑彩

她為什麼會自我預言,將來會殺害將要誕生的男孩?

 

孕婦惠利子一直做著同樣的預知夢,夢見將來會殺害自己的孩子。主角-芳川,是一名臨床心理士,藉由心理諮商師的角度解開這個預知夢之謎。是一篇心理懸疑小說,作者以解謎推理小說的手法,合理解決問題。

 

所謂的預知夢之謎並不難猜測,可怕的是惠利子最後的答案。原本以為會殺害自己孩子的形象是自己弟弟的投射,再回想起弟弟曾害死的小貓;但這只是芳川的推論,事實是小時候的惠利子怕剛出生不久的小貓會過得辛苦而勒死牠。原本告一段落的心理治療,惠利子想起曾經失蹤的哥哥,也許母親的行為和惠利子的出發點是一樣的,瞬間的共鳴,才讓她開始做惡夢。又或者是母親的行為記憶在胎兒身上,所以遇到類似的狀況,惠利子才會在下意識的勒死小貓。這樣的行為有點像安樂死,難以體會當事人的感受,所以覺得有點無奈。本篇故事在最後的視點轉換很特別,使平淡的內容,突然精彩許多。

 

今邑彩已於2013年去世,曾獲「川哲也與十三個謎賞」,在台灣翻譯的新作《室友》,廣為讀者喜愛,亦改編成電影。也是搜尋「今邑彩」的關係,才在圖書館借閱這本小說。

 

〈傾盆大雨〉/高野裕美子

一個與錄影帶租借店無關的人,為什麼陳屍在店內?

 

本篇是屬於懸疑推理的第一人稱單視點形式的小說。男主角很有趣,犬崎英雄經營的錄影帶出租店,一天突然死了一名客人。犬崎被迫與認識死者的涼香一起追兇,而涼香居然曾是他約會的對象,倆人都是用假身分參加,他被迫參與這次的追兇。過程有趣,不知犬崎和涼香還有沒有機會再繼續搭檔呢?

 

〈菊理姬〉/藤木稟

神話時代的和解之神「菊理姬」的後裔,惹起的獵奇事件是什麼呢?

 

「菊理姬」是日本上古神話中很神祕的神祇,專司和解與結合,但是只有在《日本書紀》中驚鴻一瞥,調解了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的紛爭。歷史如此模糊的女神,卻有上千座神社供奉,甚至還有家族自稱繼承了菊理姬的血統。

 

對像吾朗的人而言,生存在「現實」中的只是與痛苦相隨的惰性而已,唯有嗜好這個世界才是感受生命價值的場所。 (p.78)

 

主角-東雲吾朗是個浪漫主義者,繼承了一筆可觀的遺產,甚至開了一家偵探社,努力扮演偵探的角色。一日,一位神祕女子委託他調查綾宮實子的下落,卻發現實子二年前因故身亡。東雲在追查後發現綾宮一族就是菊理姬的後裔,而這一族背後的秘密……。這篇結合了菊理姬的傳說,以神話元素創造出的推理短篇,故事有點耽美,其中也有變態的性虐待情節,內容略顯凌亂無趣。

 

〈可怕的畫〉/松尾由美

一幅油畫,卻讓人感到可怕,它會帶來怎樣結果?

 

高中生-洞口美夏在公園散步認識了畫家-江崎孝一,他是文化中心的美術老師。之後在報紙上看到江崎被畫家朋友所刺傷的新聞,美夏遂展開推理調查,回憶自己與江崎認識的經過及他曾說過那位好友的畫是一幅「可怕的畫」。到底凶手真如報紙所臆測的那位好友,還是另有真相?當然最後作者並未給個明確答案,不過並不重要,美夏已為這起事件做出了自己的結論。

 

〈餘爐〉/坂東真砂子

37年前那句話帶她回家;今晚,同樣一句話卻讓她走回37年前的那一條路……。

 

主角是第一人稱「我」-傳統農村婦女房江,在澡堂外替丈夫燒熱洗澡水時,回想起37年前,當時因丈夫的無賴生活而離家出走。一天卻聽到丈夫呼喚她回家的聲音,一回去才知道公公已然去世。37年後,當女兒約她去沖繩度假,因丈夫一句話而作罷,此時同樣一句話又浮現腦海,究竟她會如何做呢?這是一篇恐怖小說,可說與其它篇較不同,坂東真砂子是11屆「直木賞」得主。

 

〈蟲卵的排列〉/桐野夏生

前世因緣,難道今生還記得?

 

與本書同名的本篇,作者-桐野夏生,得過「江戶川乱步賞」與「直木賞」,算是本書中名氣最大的一位。作為桐野夏生的早期作品,看了很反感,覺得有點無奈。

 

女主角-森崎,有一天偶遇內山瑞惠,27歲的瑞惠,一年前還是國中老師,卻因失戀而辭職,改在老人院志願當護士,她談起了自己的失戀經過,她介入了某個劇團編劇的婚外情,但實情卻是……。

 

在我(森崎)走近服務小姐的途中,才恍然大悟這一切全是瑞惠的幻想。反過來說,那也是一個架構精緻、充滿魅力的幻想啊!詫異之後覺得感嘆,然後對瑞惠抱以無限的哀憐。 (p.201)

    全站熱搜

    小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