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豐子之《花紋》

 

花紋.jpg  

書名:《花紋》

作者:山崎豐子(Yamasaki Toyoko)(1964年)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3.10初版

 

【讀後心得】:

 

因為同時讀著山崎豐子的長篇小說《花紋》與《少爺》,書中人物的時代背景,閱讀時彷彿回到古代封建時的大家世族,置身於故事時空氛圍之中,將尋常的愛情故事,連戲劇般狗血的劇情,大家族內部鬥爭,鎖在家族傳統中的大家閨秀,失去愛情與婚姻自主權的女性……,在山崎豐子神奇之筆的敘述下,戲劇張力十足,一本相當好看的經典作品,《花紋》一書中所描述的女詩人,甚至一度讓我以為真有其人其事。

 

《花紋》,描述才華洋溢的女詩人—御室宮爾,充滿傳奇與悲慘的一生。故事主要分為三條主線,其一是主角「」,一位住在大阪附近姬路城的女孩,無意中發現一位認識的「夫人」竟然是大阪府河内長野地區大地主的女繼承人,而且她還是大正年間曾經紅極一時的女詩人。其二是主角「我」,藉著貼身婢女—阿芳的眼睛和口述,認真地考究、挖掘出本名為葛城郁子,筆名為御室宮爾,這曇花一現的女和歌詩人的一生;其三則是透過郁子本身的「荊棘日記」、從宿命情人的口中,得知她一生及所有情感的流動。

 

山崎豐子用隱晦的方式,用倒敘法慢慢挖掘出御室宮爾的生平。主角「我」在二次大戰期間因躲避空襲,到一位認識的「夫人」家中避難。這位夫人是哥哥朋友的母親,她在戰火倥傯時期,仍過著豪奢的生活,言行舉止、化妝打扮,如同貴族一般。「我」感覺到這家中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但避難結束後就此告別,也沒多問。直到戰爭結束後一年多,忽然收到夫人身邊老婢女—阿芳的來信,信上說,她必須找人來記錄夫人璀璨而多災多難的一生。於是「我」才知道,原來夫人是……。

 

《花紋》一書時間背景的設定在二十世紀初到二次大戰期間,故事主角—葛城郁子生長在日本最保守、最封建的大地主家族中,乃是關西一帶知名大地主葛城家的本家長女。當時日本社會仍存在著牢不可破的地主佃農制度,書中描述了當年大地主生活的奢侈與華麗,及身為大地主繼承人的無奈與挫折。這位神秘的女詩人在大正年間曾紅極一時、具有傾國傾城的美貌與稀世才華,卻在短暫綻放光芒後突然消聲匿跡,並被謠傳早已死於昭和初年。一位如此才貌雙全的女詩人,晚年竟過著隱士般的生活,不再寫詩?明知自己被謠傳逝世,卻沒有出來闢謠?

 

寂靜中,只有坐在眼前的老婢女所了解的那個人,和我所認識的那個人,以及世間流傳的閨秀詩人御室宮爾分別帶著不同的形象,浮現在我心頭。……我不知道這三個相互矛盾的形象該用什麼方式結合,如何才能變成同一個人。我感到徬徨,但又有一股強烈的衝動,想要探究將死訊昭告天下,卻隱姓埋名度過餘生的御室宮爾走過的一生。

 

原來,這一切都是為了對得起郁子自己心目中的愛情。即便當時的日本已擠身世界強國之列,但身為大家族長女的她,祖父與父親強迫她非得嫁給門當戶對的地主之子,目的只是為了保護家族的財產不被瓜分。不得不接受被迫安排的婚姻,依舊得屈服在男尊女卑的傳統之下,放棄了最愛的寫作興趣與追求自由愛情的權利,最後抑鬱終生。

 

和歌與愛情,構成了葛城郁子少女的生活支柱。寫作與戀愛讓御室宮爾逐漸描繪出自我的輪廓,勾勒出真實的自我,卻也引發了一場沒有希望與結果的愛戀。家族命運的安排,不幸的婚姻束縛,她於和歌中寄託心情。但失去了這二者,她宣告自己的死亡,她的淒涼造就絕對的美麗。是什麼樣的愛情能讓人願意割捨繁華的生活,並將自己從世間的舞台褪去?原來世上有一種最純潔的理想,唯有主動將自己從人世間抹去,才能完美無瑕地達成……。

 

被迫與愛慕的詩歌作家—荻原秀玲分開及不幸婚姻的雙重打擊,讓從小性格高傲、孤芳自賞的天之驕子—郁子,領會到人生的殘酷面。甚至讓一向熱愛寫詩歌的她,對此寫下一段內心獨白:不再寫歌的我到底是什麼?我宛如異形人般沉默,日日夜夜注視自己的影子。

 

獨自在秋風中思考著和離別的他各自的人生。想要廝守終生,卻是難以結合的命運。回想起來,竟是充滿苦澀的十數載。

寂寞的心、悲傷的淚、激動的魂,宛如燒不盡野火般的思念。如今已經折斷歌筆,獨自踏上前往落葉之鄉的旅程。 (p.23)

 

葛城郁子連基本的自我形體都不復存在,肉身隨愛情消逝,只留下影子般的無意義生存。除此之外,郁子的一生還要面臨大家族中阿諛我詐的各種複雜人際關係,姑嫂為了爭權奪利而鬩牆,家人間不擇手段中傷,入贅進門的丈夫地位被輕視到只比下人高一點等……。這位美麗的大家閨秀與豪華的大家族背後,充斥著扭曲的人倫現象,人性的黑暗面,極致的家族鬥爭,無所不在。


夫人在河岸上拔著被寒風吹撫的枯草,對著天空嚎啕大哭,宛如被推入地獄深淵般痛苦。

  這或許就是命運的諷刺,或是命運的殘酷,夫人如此強烈地拒絕,卻仍然無法避免,我對女人的悲哀宿命產生了難以形容的悲傷和憤怒,只能用力抱住夫人的身體。 (p.199)

 

日本傳統大家族的本家、分家之間的階級制度,擁有繼承者身分,自然得接受不同的教養,得肩負著更多的重責大任;享有對未來掌握家族一切的權力,而不得不捨棄的自由,強加在不幸的葛城本家繼承人—郁子身上,包括了結婚與戀愛的自由。那怕是在大家族中一起成長、相互嬉戲、談心的葉姑姑、親妹妹,身分地位都比她要矮上一大截。

 

山崎豐子的《花紋》,訴說了一個傳統體制下的女性,面對殘酷的命運,過著猶如荊棘負身的一生。書中對日本過去的家族長子長女繼承家業的制度,大地主家族及當時社會風氣,伴隨地主世家所保留的傳統禮規,有著極為深刻的刻畫。當丈夫燒掉她棲息的庵室,也注定了燒死了和歌詩人—御室宮爾。對於丈夫的不忠、背叛、分居,造成的心靈創傷,讓郁子餘後的人生都處於失去的苦楚之中,也成為她永不間斷的惡夢。

 

我果然是被燒死的蝴蝶。飛翔的翅膀被撕下,腳被扯斷,身體被燒焦的蝴蝶,翅膀和屍骸就在那裡——帶著一顆宛如野獸般的心,放火燒了庵室的人怎麼可以說,當初沒有帶著戲謔的心看著蝴蝶痛苦掙扎的身影,樂在其中? (p.230)

 

葛城郁子囿困於大地主繼承人身份,活著的一切都是為了繼承人身份,她的婚姻也是為了整個家族,從小被教導做任何事都必須為葛城家著想,因為這句話的束縛,人生無法照自己的意志來決定。她以自己過人才華與和歌知交、相互輝映,是獨一無二的御室宮爾,寫出一種淡然卻華麗的詩境;然而,擁有才華卻無法得到幸福,反而因為才華走入此生無法輕易擺脫的深淵,郁子註定和心靈上認定的伴侶成就無名無實卻又痛徹心扉的愛情,愛情讓她的一生曾成為耀眼的明珠,最後愛情也抹煞了她的光彩。放不下過去的宿命情人,放不下那個燦爛耀眼的自己,同時失去了和歌之心、失去了排遣心中悲痛不甘的管道。

 

在華麗中倒下的那個女人內心,同時存在著寫出優雅典麗和歌的詩人御室宮爾,和宛如惡魔般心地殘忍的葛城郁子,宛如一把雙刃劍。 (p.299)

 

在《花紋》裡,讀者看見:二個名字、二種身世,一位年華早逝的天才女詩人,與避世隱居的大家千金,二種迥異的命運,在舞台上搬演。擁有出色創作詩歌才華的御室宮爾與擁有美麗外貌的葛城家繼承人郁子,她們是同一人,也不是同一人。在不公的命運之下,形塑了她充滿冷酷且陰森的形象,這一切都只能歸究於造化弄人;而曾經擁有過的幸福,隨著御室宮爾的逝去,成為永遠無法觸及的愛。後半生僅剩下頹靡的軀殼,而那個活躍在和歌舞台上、燦爛奪目的女詩人,已然死去……。

 

山崎豐子在《花紋》裡展現了卓越的文學才華,佐以數量龐大且筆觸優美的和歌,將日本傳統封建社會下對被壓抑的女性,如何以文字來突破家庭與婚姻的束縛,掙脫命運的枷鎖,近乎殘忍地面對命運、家族鬥爭,把歧視與剝削寫得栩栩如生。她寫出了日本曾有的歷史場景,並讓在動亂不安的年代裡悲苦的人民躍於紙上,讓時代重現。

 

《花紋》不同於山崎豐子以往的寫實作品,帶有濃濃的推理味道,讓曾和詩人居於一室的女孩和服侍詩人的婢女,用她們的觀點去重現傳奇女詩人的一生。出生於大地主世家的千金小姐,注定鎖在命運的牢籠裡,繼承家族正統的同時,便注定與生命中的偶遇邂逅無緣。整個故事始末緩緩道來,讀來令人特別傷感,在閱讀的同時頗能感同身受,那對宿命不甘的悲傷,不時隱隱作痛。

 

山崎豐子在這本《花紋》中,不用犀利去透析人性、去震撼讀者,因而多了種溫柔的悲愴,讓集詩歌才華與美貌冷艷的千金小姐身影深入讀者心中。讀畢,不免讓人唏噓,在極其絢爛的生命背後,同樣被上天賦予了人生的苦楚。原來追求心靈的自由,是那麼遙不可及,也為著人生路上的不安和挫敗感到迷惘。當然,理想和真實的差距也是我們窮其一生想要改變的地方,幸福總是稍縱即逝,太多的無奈和悲苦,充斥著我們的生命。讀山崎豐子的作品,總是讓人感到那帶點無法言喻的苦痛,而正也是她所散發出獨特的風格。

 

 

【內容簡介】:

 

直木賞名家山崎豐子探問女性價值的史詩巨作!榮獲婦人公論讀者賞!

再版不斷,累銷直逼30萬冊!亞馬遜書店讀者4.3顆星經典評價!

 

她選擇「消失」,來保護此生無法達成的理想……
在這奼紫嫣紅的亂世,唯有她始終宛如一株高貴堅定的白菊,在險惡人心與封建家規的強風吹拂之下,兀自搖曳生姿……

女孩在戰爭期間來到一位「夫人」家中躲避空襲,在與夫人短暫共處的日子裡,她發覺這個氣派而冷清的宅邸,竟隱藏著許多難以理解的秘密。

當全日本正因兵戈擾攘而民生凋敝,夫人卻依然每日堅持著宛如貴族般的梳妝打扮;雖然夫人以奢華的美食招待她,她卻同時發現似乎有人被囚禁在破舊的庫房內……

直到戰爭結束後,女孩收到夫人逝世的噩耗,這才得知這些謎團全都源於夫人璀璨而曲折的身世——原來她就是大正年間曾經紅極一時的女詩人御室宮爾,具有傾國傾城的美貌和稀世才華,卻在短暫綻放光芒後突然消聲匿跡,被謠傳早已死於昭和初年。

為什麼?一位才貌雙全的天才女詩人晚年竟過著隱士般的生活,不再發表詩作?為什麼?明知文壇盛傳自己已經逝世,卻從來不曾出面闢謠?原來,為了突破大家族的利益鬥爭,為了反抗封建傳統的沉重束縛,女詩人唯有主動將自己從人世間抹滅,才能無愧於內心的理想與愛情,並始終如一地走完這充滿激情和苦悶的一生……

 

【作者簡介】:

 

山崎豐子(Yamasaki Toyoko) (詳見前作心得)

 

【譯者簡介】:

 

王蘊潔 (詳見前作心得)

 

    全站熱搜

    小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