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田帆香留之《如果九月永遠不結束》  

如果九月永遠不結束.jpg  

  

書名:《如果九月永遠不結束》

作者:沼田真帆香留

譯者:楊明綺

出版社:大田

出版日期:2007.09初版

 

【讀後心得】:

 

沼田真帆香留的這本《如果九月永遠不結束》,獲得了日本新潮社與幻冬社輪流主辦的「第五回驚悚推理大獎」的大獎及獨特新人獎,也是她在台灣出版的第一本作品。

 

故事主角是一位單親媽媽-水澤佐知子,作為第一人稱。一天晚上,佐知子請就讀高中的獨子-文彥出門倒垃圾,他卻就此莫名失蹤。到底文彥突然消失是被擄走或是離家出走?在兒子不見後,她一路追查,帶領讀者開始抽絲剝繭,尋找失蹤的線索,卻牽扯出一段段錯綜複雜的關係,最後揭露了許多令人驚悚的真相。

 

明明一切都已結束,卻好像什麼都還沒開始,我在一片廢墟中,生活了好幾個月,不,大概一年以上吧。 (p.07)

 

水澤佐知子為了報復冬子的母親多年前造成她的離婚,於是想辦法接近駕訓班學開車的教練犀田勉。倆人之間發展出不可告人的肉體關係,而犀田卻深陷於冬子忽冷忽熱的感情世界裡。就在兒子文彥失蹤的第二天,犀田自月台被推落慘遭輾斃,現場沒有任何目擊者,究竟兇手是誰?

 

犀田勉喜歡安西冬子,而冬子喜歡的是文彥,水澤文彥是佐知子與安西雄一郎的兒子,但冬子並不是雄一郎的親生女兒,沒人知道她的生父是誰,只知道她的生母是亞沙實。文彥和冬子並不是同父異母的關係。

因為純白所以想玷汙,因為柔軟所以想捏碎,亞沙實就像一隻無力抗拒的倉鼠,不但沒得到保護,反遭扼殺。 (p.320

 

在還沒嫁給安西雄一郎之前,亞沙實因長期遭到強暴,長年處於精神崩潰邊緣,期間還遭受強暴而懷孕生下冬子。亞沙實在強暴以及產後憂鬱症的雙重影響下,神智不清,一旦發病,會做出自慰、自殘等發狂行為。身為精神科醫師的雄一郎表面上為了拯救亞沙實,甚至不惜毅然決然與妻子佐知子離婚。然而,與雄一郎結婚的亞沙實,心理狀態雖逐漸恢復,其實並不快樂,雄一郎是唯一瞭解亞沙實病情的人,表面上以保護者的姿態現身,但婚後卻以強暴犯相同的手段、以更殘虐的手法對待她,逼得她多年來不停地面對自己曾被強暴的回憶。亞沙實多次離家出走,卻又無法逃離雄一郎的掌控,最後只好又回到猶如地獄般的家。直到遇見文彥,才完全釋放心中的恐懼,找到安全的避風港,依靠在文彥身邊。

 

《如果九月永遠不結束》有著幾近變態的劇情,讓人愈讀愈不忍,但卻又捨不得放棄,驚悚得讓人愛不釋手,似乎每個人都有自虐的心態。一個被反覆性侵的女子,母親跟比她小十五歲的駕訓班教練上床,耽溺異常性愛的父親,兄妹相戀,少女服安眠藥自殺,暗戀者謀殺情敵,醫生讓病人懷孕而離婚,兒子愛上暗戀者的母親,老公模擬強暴的情境和太太做愛,所謂的保護者到頭來竟然才是施暴者……。沒有一個情節不是出乎意料之外,讀來有點沈重。

 

故事裡,母親擔心兒子的濃郁憂愁、無奈的心情,文彥彷彿就這樣從人間蒸發,不留一絲痕跡。為了尋找兒子,佐知子從各方面著手,她茫然地到警局報案,詢問文彥的高中導師是否發現他有任何反常的行為,找前夫的女兒-冬子,找尋任何與文彥相關的人事消息。幾天過去了,佐知子腦裡依然一片空白,她已不知該從何處著手尋找兒子的下落。最後甚至牽扯出冬子與文彥、安西雄一郎與亞沙實表面婚姻之下的悲慘真相。作者生動的描寫了一個失去孩子的母親,內心思緒混亂的女人。

 

跟著《如果九月永遠不結束》書中的母親,焦急又茫然地找尋兒子,若非親身經歷,恐難體會得出來,佐知子內心的煩躁、不安,強烈地感染了身邊的每個人,連讀者都得被迫接受,那焦慮不安的情緒及找尋的過程。從原本簡單的失蹤案與謀殺案,卻衍生出家庭的黑暗面。到後來才發現這根本是一個討論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悲傷故事。幾十年來,亞沙實反覆被性侵的人生,剩下的只是一副軀殼而已。這個故事沒有色彩、沒有歡樂,只剩被剝奪失去一切的、不值得被稱頌、被讚揚的幸福,徒留給讀者的是喘不過氣來的抑鬱。

或者嚴格說來,這並不能算是一本推理小說。儘管主線被置入了一些待解的謎團,讀者沿著作者所佈下的路徑,找尋最後所謂的真相。隨著故事的進行,慢慢拼湊出來事情發生的原因,逐漸清楚明朗的答案,但透過佐知子眼睛所看到的,每個人嘴巴所講述的,是否都是真實呢?

 

在被封鎖住的空間,心與心、身體與身體、「移轉」與「反移轉」,在回聲交錯的濃密空虛中,究竟是誰俘虜誰呢? (p.260

 

《如果九月永遠不結束》裡盡是令人心生嫌惡的角色。佐知子和犀田倆人的這段地下情,深怕這秘密被孩子與前夫發現,過著膽戰心驚的日子;沒想到文彥卻跟著莫名失蹤,或許出於不可告人的原因而消失,但不告而別也著實令人不滿。故事裡唯一令人稱羨的是恐怕只剩鄰居-服部正雄,在這段期間無怨無悔的對佐知子付出關心,但他的熱情和溫柔,有時也莫名讓人討厭,懷疑起他是否別有居心。

 

但與他(安西雄一郎)對峙的文彥,卻是一臉五味雜陳、混亂不已。憎恨與骨肉親情、恐懼與決心、混雜著戀愛中人的激情與理性,滿心怨恨,泛紅的雙頰與額頭權給汗水濡濕。 (p.293)

 

故事的結尾,是誰殺了犀田已不再重要,冬子的自殺也變得無所謂了。對佐知子而言,她得到的獎賞是犀田的死與一段失去兒子的悵然歲月。文彥與冬子,生命裡承載了太多來自父母的創傷與私慾,彷彿背負著上一代的原罪,以各自的方式贖罪,原本應該放肆地享受年輕年華,卻深埋在父母所造成的悲劇裡,他們在青春之際還沒享受到戀愛的甜美便輸給了命運。

 

在我面前展露開朗歡顏的文彥,內心肯定背負著無法癒合的傷痛,只能邊極力忍耐、奮戰,邊帶著一身苦痛與恥辱,漸漸地被逼至絕境。於是有個小小的導火線,終於讓再也無法忍耐的情緒崩壞。 (p.204)

 

文彥與冬子的母親-亞沙實雙方陷入年齡上差距的愛情,或許是文彥出於的同情,然而他身上始終流著父親的血液。失敗的雄一郎以自己的雙手扼殺了許多人的希望,掩蓋在美好面具下的是一張醜陋的臉孔,毀了與佐知子的婚姻,訴諸於亞沙實身上的報復,也犧牲了文彥和冬子的一生,卻從未覺悟。

 

只要打開那扇門一切又要開始。夜晚連著白晝,今天連著明天,燒菜做飯、工作、笑、生氣、愛,創造什麼卻也失去什麼,只能邊漂浮於灰色海面持續過著這般虛幻生活,除此之外還能做什麼? (p.323)

 

故事最後,佐知子和文彥得重新開始勇敢面對往昔的自己,不能再利用謊言跟隱瞞來修飾,面對被撕裂的舊傷,找到能量癒合傷口,並且發掘出繼續勇敢走下去的力量。

 

《如果九月永遠不結束》不像推理的懸理小說,文字細膩、敏銳的思維、鋪陳流暢,具有使人想一口氣看完的魅力,令人懾服不已、慘不忍睹的劇情,卻莫名吸引讀者忍不住想一探究竟。值得用心細讀、品味書中的情緒漩渦,即使被書中角色弄得心情盪到谷底,留下相當強烈的震撼,迴盪在內心。將書闔上,也無法輕易把附著在心上的濃濃憂愁輕易剔除。令人驚嘆的沼田真帆香留初試啼聲的之作!深刻寫實的描寫,緊湊、扣人心弦的想像空間,在在都讓人不可思議,你是否敢來挑戰自己的閱讀能耐?!

 

 

【內容簡介】:

 

文彥晚上出去倒垃圾之後,就沒有再回來。他不可能就這麼無緣無故消失,因為他什麼東西都沒帶,腳上也只穿了一雙拖鞋……。

就在我為文彥的失蹤而慌張失措的同時,沒想到第二天晚報竟然出現曾經與我有一段情的犀田教練,從月台跌落摔死的新聞。

我是一個四十出頭的家庭主婦,幾年前離婚,跟兒子文彥相依為命生活著,犀田教練比我年輕許多,他因為喜歡冬子而向我訴苦,冬子是我前夫再婚的對象的女兒。

我詢問文彥的老師、同學,甚至冬子,我越尋找,越發現文彥和冬子之間,犀田和冬子之間,甚至我的前夫雄一郎新組成的家庭之間,一件件的秘密牽連著每個人內在的閉塞感,恐懼感,還有最使人不能明白的失喪感,如果沒有遇到犀田的那個九月,是不是一切都會不一樣?但如果惡夢般的九月不結束的話?我又要以怎樣的人生來面對未來呢?

 

【作者簡介】:

 

沼田真帆香留

1948年2月13日,大阪人。此部作品榮獲由日本新潮社與幻冬社輪流主辦的「第五回驚悚推理大獎」的大獎與獨特新人獎,獲得與會評審一致推崇的佳作。 

    全站熱搜

    小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