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試讀心得

Blue.jpg

 

書名:《Blue

作者:葉真中顯

譯者:洪于琇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21.06初版

 

【讀後心得】:

 

無法成為NO.1也好  原本就是最特別的Only One」 (p.161

 

Blue》與其說是犯罪推理小說,無疑更像是一本日本「平成年代」(1989.1.82019.4.30)的社會寫實小說,忠實地記錄下這三十年間日本社會的種種現況,讀來非常有感,原來自己曾活在那樣的時代,如此熟悉,自己也彷彿成了平成人。

 

Blue》的故事主要分成二部,第一部是「青梅血案」,一家四口慘遭繭居族的女兒殺害的案件;第二部則是一起時隔15年後發生的「多摩新市鎮男女雙屍案」。讀者一開始其實都深知這二起慘案都與主角-Blue(青)有關,但身陷迷霧之中的警方人員在偵辦時卻陷入膠著,猶如大海撈針,因為Blue是一名黑戶兒童,甚至沒人親眼見過他的樣貌。閱讀過程,透過多方相關人等的自述,辦案警方的抽絲剝繭,慢慢勾勒出Blue的一生,並將社會底層問題一一揭露……。

 

一開始的主角之一,主要偵辦警察-藤奇文吾,是幾乎貫穿小說第一部的重要人物,若非他的熱情、鍥而不捨的辦案精神,凶殺案不老早就草草結案,更不會衍伸出背後許多不為人知的祕密和眾多小人物的辛酸。然而,也因為「青梅血案」這案子,讓他第一次知悉何謂挫敗,讓他的熱情消磨殆盡,加上妻子的執意離婚,內心倍感空虛,感受不到任何歸屬感,最後因「青梅血案」以凶嫌服藥自殺結案。藤奇所經手的未有一件懸而未決,這是他唯一感到驕傲的事,而這次的挫折,他最終選擇離開了警局。這是一個令人喜愛又不捨的角色,顯示了警察辦案的無能為力,並非無所不能,因為還得顧及層峰的壓力。 (第二部的再次登場,扮演了破案的關鍵角色。)

 

如果可以過上好生活,如果可以選擇一份正當的工作,誰又會走到那一步?樺島相織在故事裡也有不少篇幅,有酗酒、家暴的父親,讓她深深感到自己「死了也沒關係」。她隻身來到東京的風俗店工作,忍受剝削、暴力,她深知這不是長久之計,她轉職到借貸公司,也因此促成了與Blue的一段緣分,這是書中少數成功的案例。書中多的是從小家庭的不幸、不美滿,讓他們選擇了一條不歸路,原來「愛你的人,可能傷害你最深的人」,他們的內心產生了扭曲,由此而發生了社會上各種驚悚的案件。

 

回到主角-Blue身上,他背負了七條人命,但並非是一個罪大惡極之人。從小個性溫柔,長大後的他端整俊秀、一表人才,沒有性格、沒有物慾、更沒有意見,知道自己得要聽話、不能惹媽媽生氣。如果他能成長在一個疼愛自己的父母的家庭;如果母親不是老把「如果沒有你就好了」這句話掛嘴邊,那麼書中這些悲劇、慘案都將不會發生。如此的經歷下成長的孩子,注定人生是不會幸福的。「人生」如果可以選擇,他能重來一次嗎?是否就能得到幸福?Blue到死都是不幸,但結局或許並不是,因為有人記得他,有人為他哀悼、難過。

 

篠原夏希,是Blue的生母,高中時離家出走,生下情人的孩子(Blue),情人死了,靠賣身維持生計,店沒了靠自己援助交際,沒人向她伸出援手,家中的父母也不再接納、幫助她。她染上毒癮,跟各式各樣的男子鬼混,過一天是一天,也造成自小跟在她身邊的Blue個性扭曲,因為她從來感受不到「愛」和家庭溫暖。

 

個人尤其喜歡作者塑造的幾個人物,三代川修是一個急於想自我實現的年輕人,奈何遇到泡沫經濟破滅帶來的「就職冰河期」,工作的不穩定,只能靠打零工維生,只能索然無味的度過窒息般的日子。結果一事無成、沒有人認同,直到他認識了主角Blue的母親「瑪莉亞」(篠原夏希),才有人認同自己的價值、被某人需要的感覺。只是一直相信自己夢想終有一天會實現,最終卻體會到再怎麼平凡無趣,穩定的日常是件多麼寶貴的事。三代川修其實反映了平成年代許多年輕人的心聲,並非不努力,並不是想渾渾噩噩,他也想功成名就、得到肯定,無奈的是大環境的不景氣,壓得他們喘不過氣,實在令人心有戚戚焉。

 

小說裡,還有第二部的偵查員警-奧貫綾乃和藤奇司(藤奇文吾的女兒)、Blue的好友-三澤馬庫斯(日裔巴西人第三代)、和妻子獨居的大樓管理員等人,每個都有屬於自己的心情故事、特別境遇,都是社會顯而易見、生活在你我周遭的小人物,是那麼親切而孰悉,值得細細品味他們的人生。

 

Blue》一書的重點,並非從一開始的凶案中得知凶嫌還有一個孩子,如何追查到Blue的下落,讓一切真相大白;而是透過這起凶殺案帶出社會底層不知還有多少像Blue這樣不幸的人。Blue的遭遇讓讀者們心生憐憫,掬起一把同情之淚。即使活著,有著善良本性的他,是無法過著平靜幸福的日子,他在痛苦中掙扎,他得要贖罪、償還,他如何從罪惡中獲得解脫?

 

縱或我們可以視而不見、不聞不問,甚至是無能為力,總是事不關己,總是認為這些弱勢、底層、不幸的人不會影響到我們,與自己又有何干?但此刻,台灣面臨疫情的大爆發,才驚覺除了耳熟能詳的八大行業外,還有「阿公店」茶室、姑娘店、養生會館的存在,還有不為人知的風化場所(日本的風俗店),還有低收入的退休老人、來台賣淫的外籍移工……,而這些在作者-葉真中顯的《Blue》一一躍然紙上。沒有戶口的黑戶兒童、家庭暴力、外籍移工、獨居老人的困境,社會貧富差距的擴大、貧窮問題浮上檯面的衰退時代,人們失去了目標與價值觀,日本平成時代經歷過的社會,會在台灣重現嗎?如果政府與百姓大眾不積極介入、不正視問題的嚴重性,將再重蹈覆轍。

 

當人生被命運捉弄,我們還能選擇相信些什麼?「童年的創傷經驗」可能影響孩子的一輩子、未來家庭、下一代,乃至於整個社會。每個人都有自己生活所必須面對的問題與挑戰,不管家庭、工作、生活壓力,不要期待別人來拯救你,要幫著自己,父母給我們生命、給我們愛,但總有一天你我還是得離開家庭,自我成長。所謂長大,也隱含著與過去的傷感告別,因為重新出發必須要從告別過去熟悉的事物、環境開始。「你不是沒有選擇,你只是選擇了,卻不能接受結果。」我們看到Blue的掙扎、努力,只是那傷痛太深太重。原本以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人,透過小說,才覺得我們的人生好像也沒那麼糟,不是嗎?希望讀者們都可以主導自己的幸福。敬未來的自己,希望我們都有更美好的明天。

 

Blue》書中帶領讀者回顧了日本平成年代的林林總總,「繭居族」、「失落的一代」、「飛特族」、「御宅族」,泡沫經濟、澀谷文化、原宿風格、秋葉原、夜店文化……,間以穿插的流行明星:尾崎豐、SMAP、早安少女組、濱崎步、SPEED……

,讓閱讀過程回憶不停湧現,這我知道、我也聽過這首歌,讓讀者在面對沉重的社會案件得以喘口氣,是個人覺得值得一提的作者對日本社會現象的觀察如此仔細。

 

作者-葉真中顯的《Blue》,將日本平成世代的人們,各式底層不同遭遇的小人物組成美麗卻殘酷的篇章。主角自我的內心獨白、社會的黑暗人心、地方派系的運作、青春的無可奈何、不為人知的悲劇……,寫得非常真實,觸動人心。這是一次震撼人心的閱讀經驗,絕非一般的推理小說,真心推薦。

 

* 感謝尖端出版提供的試讀機會。

 

#Blue

 

 

【內容簡介】:

 

從平成到令和--

勾勒一整個時代的犯罪小說。

最後一句話讓人看得淚流不止!

曾經,有一個叫「平成」的時代,有名男子,在這樣的平成時代開始之日誕生,終結之日死亡。

其母親將他命名為「青」,和男子親近的人都叫他「Blue」。

平成十五年十二月。

在青梅市發生教師一家四口凶殺案,繭居在家的次女殺害家人後服藥身亡。警方根據現場判斷凶器上有第三者的指紋,但共犯的鎖定與搜索卻窒礙難行……

平成三十一年四月。

多摩新市鎮發生男女雙屍命案,被殺的兩人是「網咖難民」,他們的小孩都沒有戶籍。偵辦案件的刑警,察覺案件手法與發生在青梅市的懸案十分相似。

相隔十五年的兩起凶殺案,將在平成結束之時匯聚交集,警方追查鎖定了某個線索--「Blue」,這名男子真的存在嗎?殺人,是他能夠選擇的嗎……

衝擊性的結局,超越前作《絕叫》的好評之作!

 

【作者簡介】:

 

葉真中顯

 

1976年生於東京都。2013年以《失控的照護》榮獲第十六屆日本推理文學大獎新人獎,正式踏入文壇。著有《絕叫》(入圍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繭》(入圍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大藪春彥獎得獎作《冰凍的太陽》等書。近期作品為《W縣警的悲劇》。

 

【譯者簡介】:

 

洪于琇

政治大學日文系畢。曾任出版社編輯,現為專職日文筆譯,平日以書、戲劇、電影餵養心靈。很喜歡自己的文字能夠幫助到別人的感覺。近期譯有 《雖然店長少根筋》、《瀕窮女子》、《東京復古建築散步》等等。個人網頁:wishduo.wixsite.com/showscollections

 

    全站熱搜

    小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