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頭貓與音樂箱女孩》試讀心得

鷹頭貓與音樂箱女孩.jpg

 

書名:《鷹頭貓與音樂箱女孩》

作者:謝曉虹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20.07初版

 

【讀後心得】:

 

教授Q,年過半百,剛與妻子慶祝結婚十週年,生活平凡且單純,與老婆相處也沒出現多大問題,唯一的困擾恐怕是沒有性生活。而大學的教書生涯,處於不上不下,期待的升等、取得教授終身教席,又一次落空,他始終不明白問題出在哪。《鷹頭貓與音樂箱女孩》伊始,便是如此平淡地引領讀者進入到主角的生活、童年往事、婚姻,慢慢步入教授Q不為人知幽微的內心世界。

 

我們事實上早已知道教授Q的命運了:她將會愛上美麗的人偶愛麗詩。教授Q生活的改變,來自於愛麗詩的出現,她是古董店音樂盒裡的芭蕾舞女伶,自此他開始了人生第一段婚外情。教授Q並不清楚這所有事是怎麼發生的,就是那麼自然而然,不由他操控。他每天渴望來到荒島的教堂與愛麗詩幽會,當他決定向妻子坦露這一切,任再偉大的同居人想必都不能接受,秘密一旦被揭開,等待教授Q的恐怕不啻一場婚姻風暴,沒想到他還捲入了一場更大的危機之中……。

 

不要相信你所看見的,你只是看到自己希望看見的東西。

 

教授Q覺得偌大的城市竟沒一處容身之處,自己快被掏空,時間重新把他圍堵起來,扮演囚犯的角色。突然意識到他的工作、課堂上的講課都只是一個表象,那是他與學生一次又一次的集體偽裝的結果。正當生活的一成不變,愛情改變了他的視覺結構,與愛麗詩的相遇、陷入熱戀,處處讓教授Q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卻步步讓他走上一條不歸路,他該感到恐懼嗎?他能及時止住,不再讓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教授Q對愛麗詩的情感,是內在的一種渴望與想像,與妻子相處、工作上的不如意、生活上的不滿,都能在這美麗的人偶上滿足,無論是傾訴、愛撫、幽會,甚至帶她上街、上五星飯店的蜜月套房……。只是這所有的一切,讀者和旁觀者覺得不可思議的行為,都只是教授Q的幻想嗎?還是他的精神狀況出現了問題?而給與教授Q指導意見和協助的老朋友「鷹頭貓」究竟是何方神聖?

 

《鷹頭貓與音樂箱女孩》一處虛構的城市、虛構的時間點,現實與夢境交織,令人分不清真假,既魔幻又現實,「有時,我也喜歡做做夢,好平衡一下苦悶的現實。但夢中發生的一切,無論如何都不能侵入現實的。」而書中的種種,正代表著教授Q的一些慾望,反映內心的恐懼和擔憂,而不得不的表現?

 

教授Q的妻子-瑪利亞是一個值得同情的角色,她個性獨立,在政府機關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認為所有人和事都可以按秩序安放在合適的地方。她不懂教授Q為什麼變成這樣子?她該如何幫助他,讓一切回到正軌。事情一旦曝光,不只她與教授Q的婚姻沒了,幸福的假象亦將被戳破,甚至無顏面對工作與親朋好友,她該如何是好?

 

城市裡到底有多少個深洞?有多少層的地獄?他們(浮屍)到底從哪裡不斷地湧出來?

 

讀者彷彿跟著主角的步伐走了一趟陌根地、孤舟大學,這些街巷對於曾去過香港旅遊的筆者有一份莫名的孰悉感。這座曾經繁華耀眼的香港,到底怎麼了?一切都回不去了嗎?教授Q眼中庸俗沒有文化的小城,究竟誰才是真正屬於這裡的人,正如我們不屬於其他許多曾經短暫寄居過的國度。

 

自從剎難與陌根地的出入境政策放寬後,邊界的性質正在慢慢改變,它被聚集在這裡的人群擴大,改變成一個不屬於任何一邊的新領域。

 

作者來自香港,書中出現的場景總難免讓讀者對號入座,例:剎難指的是中國、陌根地是傳統早期的香港,維利亞語影射英語、北方語是北京普通話、南方語是廣東話嗎?……。並不清楚作者創作《鷹頭貓與音樂箱女孩》的年份,儘管這是虛構的故事,但時值「反送中」週年、香港版國安法通過之際,書中的種種隱喻和暗示,都不免讓讀者感到無奈與感慨。一座面臨改建、風雨飄搖的虛構舊城市-陌根地,不正是香港迎來祖國回歸後所正要面對的最大課題。故事裡,大學生的罷課部分,儘管不是文本重點,讀來真是心有戚戚焉。

 

《鷹頭貓與音樂箱女孩》並不是輕鬆可口的時下暢銷小說類型,卻是筆者很有感、感觸頗深的現代小說。頗為接近的年歲,沒有前途發展的工作,日復一日的平淡,最好來點刺激的想望(當然不要是教授Q收藏的玩偶一般),人生就如此,生活能再來點改變嗎?我如此想著。教授Q的精神出軌,一點也不令人意外,一座令人無奈的城市造就了無比遺憾的生活。只是他的所作所為是否傷害了最親密的愛人,或是否為世俗道德所認同、接受,但願這只是一場夢,一場永不醒的美夢。

 

工作上小心翼翼、怕與眾不同,人生的不甘就此雲淡風輕,最後在失敗悔恨中老去、離去。生活讓人變得愈來愈普通、變得愈不堪,最終抑鬱不得志。不妨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勇敢做一次真實的自己吧!(對教授Q的妻子瑪利亞說聲抱歉)閱讀過程,我完全陷入了教授Q的這場夢,參與他的這一場甘冒世俗大不諱,有點瘋狂的冒險旅程。但人生不是就該來一次改變或突破,讓生活多點色彩,儘管不知下場如何或付出什麼代價,為自己的人生勇敢一次吧!先來看謝曉虹帶有點魔幻色彩的《鷹頭貓與音樂箱女孩》,推薦給各位喜好文學的同好。

 

* 感謝寶瓶文化及金石堂網路書店提供的試讀機會。
 


【作品介紹】:

「現在,你需要的是一個偷情的地點。」

謝曉虹首部長篇小說--
「是謝曉虹投擲與十年來香港歷史的一記直球……。」--言叔夏

身而為人,我們都有無法說出口的欲求、傷痛與祕密,
而在這世界上,有沒有一處地方,有沒有一個人,或哪怕是另外一個物種,
願意不批判地、無私地、寬容地接納我們所有的一切?

在馬背上,教授Q和愛麗詩已經雙雙赤裸著身體。教授想像自己像一個童話裡的皇子那樣抱住了愛麗詩--不是那些給兒童寫的,淨化了的童話故事,而是民間故事裡的,充滿了慾望與激情的--「看見嗎?月光和夜色在奔馳。」教授指著一張掛畫,貼著愛麗詩的耳垂說,「下一次,我們可以換上雪地、草原,甚至,如果你喜歡的話--地獄的場景。」--《鷹頭貓與音樂箱女孩》

一個不得志、年過半百的大學教授,陷入炙熱的婚外戀。
但他戀上的並不是人類,而是芭蕾舞人偶愛麗詩。
他在她身上施展所有在真實世界裡,自己所鐘愛,但卻被禁止,甚至被視為邪惡與墮落……一切他所有無法欲求的。
而當原本不語不動的靜止人偶開始說話、行走,有了生命,
他能得到救贖,翻轉他過往活得像小丑式的悲劇人生?還是被無情吞滅,成為微不足道的泡沫?

曾獲諸多文學大獎的謝曉虹,作品不多,而《鷹頭貓與音樂箱女孩》是她睽違多年後的首部長篇小說。謝曉虹擅以文字凝結成獨特的視野與感官,既鏤刻在你眼前,又輕觸在你皮膚上,既帶點奇幻與夢境,卻又緊密扣合如細針般扎,既密又痛的香港現況。
小說末尾的虛實交錯,夢境與現實混雜,而一如小說所寫「只要一旦有什麼出現在牆上,我們便必須立即用油漆把它覆蓋。」「這裡的每一個都是你,即使所有的你都不是你」,謝曉虹想深深扣問的是關於人的困頓陷落下墜,當來自過往生命的悲傷、憤怒回頭猛撲,當現況輾壓得讓人幾乎無一絲呼息,當無法遁逃於來自他方荒誕又充滿權力的漫天禁錮,作為一個人,該走向何方?

【作者介紹】:

謝曉虹


1977年出生,香港科技大學哲學碩士、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博士,現任教於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也是香港文學雜誌《字花》發起人之一。
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中文文學雙年獎、入圍美國Best Translated Book Awards,作品也多次被收入大陸、台灣及香港等地之小說及散文選集。
部分短篇小說譯成法文、德文、西班牙文及瑞典文。短篇小說英譯輯成Snow and Shadow Nicky Harman譯)。作品亦散見於《衛報》、英國廣播公司電台、Denver QuarterlyThe Bellingham Review等。
著有《好黑》、《雙城辭典》(與韓麗珠合著)等;編有《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小說卷一》。

獲獎紀錄:
2001年:小說《旅行之家》獲第十五屆《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首獎
2001年:小說《理髮》獲第一屆大學文學獎小說組冠軍
2001年:散文《來潮》獲第一屆大學文學獎散文組冠軍
2004年:小說《床》獲2004年度中文文學創作獎小說組冠軍
2005年:小說作品集《好黑》(香港,青文出版社)獲第8屆 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組首獎,第十六屆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十大好書


 

    全站熱搜

    小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