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人的合奏曲》 試讀心得

邊緣人的合奏曲.jpg

書名:《邊緣人的合奏曲》

作者:奇戈契.歐比奧馬(Chigozie Obioma

譯者:陳佳琳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20.04初版

 

【讀後心得】:

 

初始,完全沒帶任何心理預期進入小說,以為這又是一本奇幻小說,當還在摸索主角的身分與時代背景時,一些熟悉的交通工具與生活用品慢慢出現,才恍然大悟這其實是一本在奈及利亞的背景下的非洲現代小說。

 

這是一次很特別的體驗,說穿了這只是一場灑狗血的愛情故事,男女主角的家庭背景、身分階級、膚色……,完全不匹配,卻因一次機緣讓倆人相識、相愛,女方家庭的極力反對,讓男主下定決心……。故事梗概說完了,還需要推薦嗎?

 

故事主述者,是一個旁觀者,就像我們若無其事說著友人的愛情或重述一則道聽塗說而來的八點檔連續劇,對!沒錯!就是「藍色蜘蛛網」,只是主角成了一名貧窮男子:

 

命運就像一張網,讓人掙不開也逃不脫。在人生的舞台上,女人始終扮演弱者的角色。她們在愛恨的情慾裡掙扎,在癡愚的宿命裡浮沉,如夢如癡似真似幻。

 

《邊緣人的合奏曲》說書人是所謂的「守護靈」,守護靈不能違背宿主的意願,也不能強迫宿主漠視自己的意志。真不知他的存在作用是什麼?只是在一旁觀察宿主,當他即將犯錯,不能給予警告;當主人有危險時,也不能拯救他。守護靈不能讓「丘烏上神」誤判情勢,祂只是一直看著,什麼忙都幫不上、什麼建議都不能給,直到宿主生命結束。

 

主角—奇諾索,無法自拔的愛上妲莉,不惜一切代價,都想與她廝守在一起;而妲莉也願意為他拋棄自己所擁有得一切,讓她們的愛情充滿了挑戰與種種不可能。妲莉為他的生命帶來撫慰和希望,讓奇諾索想起已逝的母親,儘管不被看好的戀情,被妲莉家人嫌惡、排斥,不管遭受了多大的恥辱,他都願意忍下來,只希望和妲莉在一起。當妲莉看到奇諾索的絕望與頹喪,也重塑了自己的決心和意志,她得更加堅強、支撐下去,不顧家人的反對,捨棄繁華的生活,到鄉間與他共同生活。她相信遭遇的困難如此大,如果彼此能相互理解,相信就能繼續走下去。

 

透過守護靈的眼睛,我們看到了奇諾索為了妲莉、為了愛情的犧牲和付出,遭受毀滅與痛苦,憤怒與絕望,及恥辱對一個人的衝擊。讀者不僅感同身受,乃至於覺得何必呢?既然改變不了事實,不如離開妲莉,結束這一切。只是這些都是我們的自以為是,因為不在其中,無法感受他們的愛意究竟可以多濃烈、多偉大。緊接著故事便來到第二部,進入令人匪夷所思的遭遇……。

 

當逆境來時都是一種試煉,我們或許無法滿足所有人的喜愛,但至少能多疼愛自己一點吧!然而,奇諾索卻選擇走一條不一樣的道路,他變賣了所有家產,湊足了學費和旅費,遠渡重洋到賽普勒斯讀大學。一到賽普勒斯,他才知被過往的同學-賈米克所騙,奇諾索該怎麼辦呢?當他鼓起勇氣想結束悲慘的命運,故事又來個大轉折……。

 

令人猜不透的情節發展,儘管困難險阻,奇諾索還是回到了家鄉,並向賈米克討回了所損失的金錢。賈米克也遠離過往的錯誤,與奇諾索重修舊好,並協助他繼續自己的未來,只是奇諾索依然忘不了妲莉,他決定找回失去的一切……。

 

讀完《邊緣人的合奏曲》,久久無法自已,除了佩服自己總算K完,還為結局長嘆一聲,有點令人意想不到。奇諾索和妲莉能有情人終成眷屬嗎?(賣個關子)其實回顧他們在過去相處的道路上,也有爭吵和怨懟,放棄妲莉,對奇諾索並沒有什麼損失,他只是做回自己。該結束的,就讓它結束吧!不屬於自己的,不管做了多大的努力,終究不會是你的。如果改變不了,就選擇接受吧,生命只有一次,要過得幸福、有價值。但奇諾索或許是不相信命運,故事走到底就是沒有想到的結果……。

 

《邊緣人的合奏曲》是一本深深紮根於伊博族宇宙學的小說,那是一個揉合複雜伊博傳統與信仰的體系,曾經引導一部分——至今仍在左右——伊博族的人民。         --作者小記

 

《邊緣人的合奏曲》從第三人視角觀看主角的境遇,鉅細靡遺地詳加描述,不但補齊故事線索,更豐厚了人物個性,角色樣貌躍然紙上。讀者隨著「守護靈」一步步拼湊碎片,也隨著奇諾索的遭遇,心情隨之起伏,時而歡笑,時而絕望。劇情進展緊湊,漸入佳境,後勁十足,讓人欲罷不能。

 

作者-奇戈契.歐比奧馬(Chigozie Obioma將伊博族宇宙學與神話完美呈現,

靈界與凡間不斷交織,讓主角的個性、愛情鮮活展現,命運與抉擇處處考驗著人性與犧牲。獨特的風格語言,更是讓讀者驚奇,是一齣普通不過的愛情故事,情感張力卻是如此精彩,敘事口吻獨樹一格,既魔幻又寫實。《邊緣人的合奏曲》是一部扣人心弦、引人入勝的作品,千萬別被頁數所嚇跑,因為你將錯過一本難得一見的精彩小說。推薦給各位同好。

 

* 感謝大塊文化提供的試讀機會。

 

 

【內容簡介】:

 

他為了心愛的女人,做了偉大的犧牲,能因此留住她嗎?
 

《浮生釣手》奇戈契.歐比奧馬Chigozie Obioma最新作品
2019年布克獎決選作品,魯西迪推薦2019最佳小說

結合伊博族宇宙觀與希臘悲劇,非洲版現代《奧德賽》


農夫奇諾索從喪父之痛振作,獨力經營家禽農場。他從小就愛禽鳥,因為牠們是如此脆弱,無力保護自己,只能發出微小的悲鳴,讓奇諾索更加憐惜牠們。這種保護弱者的個性,促使奇諾索在大雨的夜裡,撞見打算尋短的女子妲莉時,不惜將剛從市集買來的雞隻拋入急流中,勸她不要輕生。
這一晚讓奇諾索與妲莉墜入愛河,開始計畫未來。妲莉的家人反對他們交往,因為奇諾索沒有傲人的學歷以匹配他們顯赫的家世。從兩人因為社會地位不對等而遭遇困難的愛情中,妲莉深切體會世間的邊緣人,與奇諾索飼養的禽鳥相同,他們的心聲,音量微弱,無人理會。
為了與心愛的女子廝守,贏得妲莉家人的尊重,奇諾索放手一博,變賣所有家產,拎了簡單行李,到賽普勒斯念大學。抵達當地後,他才發現自己被老友出賣,他所託付的金錢與事項無一落實。身無分文,飽受歧視,淪落異鄉的奇諾索,離自己的夢想、故鄉以及妲莉似乎愈來愈遠……
作者以伊博族的宇宙觀為框架,情節穿越凡世與神界,由守護神擔任小說主述者,描述宿主奇諾索如何為愛情做出巨大犧牲,而徹底改變一生的故事。並藉由伊博族的處事哲學來剖析小說主角的各種遭遇。此外,《邊緣人的合奏曲》猶如現代版的荷馬史詩《奧德賽》,深刻探索命運與自覺的糾葛與迷惘。  

 

【作者簡介】:

       
奇戈契.歐比奧馬(Chigozie Obioma

1986年生於奈及利亞南方的阿庫雷(Akure),一個有十二名孩子的大家庭中。他會說伊博語、約魯巴語、英語,從小就被希臘神話與英國文學大師的作品深深吸引。他在美國密西根大學修習創意寫作碩士學位期間,獲得霍普伍德獎(Hopwood Awards)的小說與詩歌獎項;作品曾出現在《維吉尼亞評論季刊》與印第安納大學的《過渡雜誌》。
歐比奧馬的首部小說《浮生釣手》於2015年春天發行以來,多次得到重要文學獎的肯定,以及獲選重要媒體、通路的年度好書。不僅進入2015年曼布克獎決選,《紐約時報》讚譽他為非洲近代文學之父阿契貝(Chinua Achebe)的傳人,也被《外交政策》雜誌選為2015年全球思想家百大必讀小說。他的第二部小說《邊緣人的合奏曲》揉合複雜的伊博傳統與信仰的體系,一樣受到國際文壇的注目,再度入圍曼布克獎決選(2019)。
歐比奧馬目前定居美國,在內布拉斯加大學林肯校區教授文學與創意寫作。他許多作品與文章都曾在《維吉尼亞季刊》與《衛報》發表。

【譯者簡介】:

陳佳琳
台灣大學外文系畢,美國華盛頓大學國際關係碩士,蒙特瑞國際研究學院口筆譯碩士,曾任電視台編審,現為專職翻譯,作品包括《浮生釣手》、《鷹與心的追尋》、《雙生夢魘》、《騙徒》、《布魯克林》、《外遇的女人》、《在我墳上起舞》、《來自無人地帶的明信片》。

 

 

    全站熱搜

    小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