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力唱片行》試讀心得

瓦力唱片行.jpg

書名:《瓦力唱片行》

作者:瓦力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20.03初版                   

 

【讀後心得】:

 

去年年底在歌劇院散場時,一個熟悉的身影驚鴻一撇,自己沒有勇氣過去打聲招呼,只希望那是錯覺,恍然大悟,這齣戲上演的不正是你的故事嗎?想必此刻的你,必然也感慨萬千吧!回家途中,頂著刺骨寒風,腦海裡卻不斷浮現過往的點點滴滴……。那個始終不想放手,不願原諒自己的自己,誠如你所言,那個先放手的是一定是我。我想起你說過那個一定會大紅大紫,才出第一張專輯〈姊妹〉的張惠妹;你還說過超喜歡剛出道的王力宏……。你是我第一個見識過如此珍藏CD的人,購買之前必要求店員先撕開包膜,讓你檢查是否有刮痕,甚至不讓他人拿你的專輯,深怕上面留有指紋……。而那還是一個窮學生聽卡帶的年代,是一段充滿音樂回憶的大學生活,因為有你。

 

《瓦力唱片行》裡有著許多凡夫俗子的平凡故事,也許曾在你我身邊上演,亦或許是一段毫不起眼的愛戀與回憶,但都與一段音樂、音樂家有關。書中出現的古典樂、爵士樂、搖滾樂、國語老歌、西洋情歌,多不勝數。所幸,試讀時間尚長,乾脆一首首Googleyoutube上找來聽。原來就是這首,是啊!我聽過,曾經還是認真研究古典樂,讀書不能沒有隨身聽、少不了流行歌曲的過往。好熟悉的樂曲,只是腦海裡想起的卻不是作者筆下的情境、情節,而是屬於每個人自己的故事,那個不願意承認想起、口中說忘記的人。

 

如今網路的發達與便利,唾手可得、五花八門的音樂多到數不清,不再是那需要省吃儉用才能買下卡帶、CD的年代,不需要守在收音機旁聽廣播的年代,想要聽什麼音樂,手機可以隨時隨地找到的此刻,似乎也找不到讓自己記得起的曲調,想不起任何曲子與自己有何關聯與回憶,音樂只是流淌而逝的聲音,不具有任何意義與想念。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我想起了剛看完的Renée Zellweger電影「茱蒂」,而我還記得買過黃鶯鶯的這張西洋專輯,作者寫的是雨天與報攤老先生的相遇。而另一首黃鶯鶯的Paradise in My Heart勾起的是對父親的想念,母親過世後,他與主角的生活裡自此不再有音樂,而這首是父母的定情之曲。

 

我喜歡《瓦力唱片行》書裡的Hello,Goodbye,原來披頭四的歌曲有著二人的共同回憶,可以透過歌曲來傳達彼此的心意,只是你點的是「Hello,Goodbye」。乍看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直覺作者太懶了,將男女二人的心意剪貼複製,卻毫無違和感,真的太喜歡Boyzone,當然也喜歡主唱單飛後的這首歌,「什麼都沒有說的愛,說了全部。

 

第一次,她們體認到,任何人都曾青春。在你輕易地拒絕且無視他人現在的樣子前,你不知道也不想問,是否他們曾經有夢,是否現在還有夢。〈梁祝〉

 

看著電影「霸王別姬」、「刺激1995」、「鋼琴師和她的情人」,這些都是我們一起在嘉義二輪戲院看過的電影;聽著張國榮的〈當愛已成往事〉,我也好想跟書中主角一樣對你說:「不如我們重新來過?〈寵愛〉只是那先鬆開手的是我,生活裡再也沒有「哥哥」張國榮的歌與電影。

 

《瓦力唱片行》對筆者而言有著一種熟悉感,許多流行音樂、明星,古典樂曲、音樂家小故事,無一不是歷歷在目的過往。這些圍繞在音樂氛圍下、瓦力娓娓道來的平凡人物的生活點滴,讓人怦然心動的幸福感,或令人感慨萬千的寂寞疏離,在在都讓人著迷不已。瓦力真是善於說故事,一首歌一段情,一曲古典樂一段往事,總有觸及人心,讓人悸動的時刻,更多時候能勾起你我心裡似曾相識的回憶。瓦力讓音樂不再只是單純的音符,而是活生生的回憶過往。

 

曾經我是音樂中毒者,對於喜愛的音樂,卡帶聽到壞是常態,CD能聽到琅琅上口,如今只要掛在電腦桌前,必定打開youtube讓音樂不間斷。從年輕時期的台灣國語流行歌手,如數家珍;而如今耳邊響起熟悉的韓劇ost、看過不知凡幾的BTSBlackpinkTwice……MV,只是如今卻少了某種感覺,少了那個可以一起聆聽、一起分享心事的夥伴。

 

《瓦力唱片行》書中的段段紀事,直視著每位讀者的內心深處,在一個處處充滿音樂的世界,我們選擇關起了聆聽、收起了關愛,選擇一個連自己都無法全然接受並喜愛的自己,生活在不知所謂喜歡的社會,不遠不近的人際關係,隨著書中故事的進展,茫然無措的心情漸漸滲透進自己的心裡。那首曾經聽過幾百遍的曲子,歌詞記不起來,旋律哼不完整,那位曾經形影不離的人究竟在哪?回想當時的濃情蜜意,怎麼變得如此輕易就淡忘?瓦力勾起了每個人心底遺忘的那個人、那首歌,真是恐怖,如果你不願意想起,請勿進入「瓦力唱片行」。推薦給各位夥伴!

 

* 感謝寶瓶文化及金石堂網路書店提供的試讀機會。

 

 

【作品介紹】:


▎你無比確信,你曾被音樂引渡。 ▎
一間不賣唱片、只說故事的唱片行,他寫著好似要勃起,卻又瞬間軟掉的愛情。

這間唱片行鬧鬼,也鬧心。那些鬧鬼的故事,講的其實都是人。
那些死不透、不得安息的愛與寂寥,它們都曾發生過。

如果在這串流,音樂唾手可得的年代,
你還真心地渴望被一首歌的救贖,像那首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s
推門進來,不用脫鞋子,我為你砌好茶,

開音樂的保護傘,為你抵擋世間所有的雨。

瓦力唱片行,不賣唱片、不賣卡帶,賣鄉愁如老式的江文也島國舞曲,一個字以一顆眼淚計費。

我們的祖先,躲在洞穴裡,漫漫長夜難以為繼,只好開始講故事給對方聽,抵抗著孤獨,抵抗著世間此時所有的惡意。他們終究是倖存了下來。
我試著替聽眾追憶那些如今已死去不再的愛情備忘錄,或無數次夢裡尋他千百度的等待紀事。那些有鬼的故事,講的其實都是人--人死了卻還不得安寧,那些死不透、不得安息的愛與寂寥,它們都曾發生過。
靈魂真正受到悸動的當下,常是鄉愁和記憶湧現的逢魔時刻。它們慣常是:你穿著夾腳拖去巷口買肉蛋吐司,無意間聽見的一首老歌;在電梯裡有人很不識相地把來電鈴聲調到最大,瞬間你認出那竟是你年少時最愛的樂團,很無腦,但很青春。

那些逝去的記憶不得安寧,一再蟄伏,而後爬起。
是以瓦力寫下這些孤寂與破碎,譜成一首致過往的送葬進行曲。

【作者介紹】:

瓦力
浪漫到無可救藥的囤物主義者,專愛邪門的事物,專寫邪門的故事。集滿壞品味與奇癖,分明是《早餐俱樂部》的魯蛇成員,偏生要透過一枚黑膠的嗶嗶啵啵,想像和全世界聯繫。拒絕忘記事物,開了一個「可以記得事物如何消失的軌跡」的寓所。如同電影《瓦力》總在時光的廢墟本永恆淘選回憶的餘燼,我把它叫作--瓦力唱片行。Facebook:瓦力唱片行。

    全站熱搜

    小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