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軟試讀心得

細軟 馬翊航.jpg

書名:細軟

作者:馬翊航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10初版

 

【讀後心得】:

 

坦白說,詩是非常私密的文學作品,若非透過作者的解說或賞析,一般讀者通常難以進入作者的內心世界,更遑論寫下讀後心得,因此以下的心得存屬個人感受,如有誤解只能說聲抱歉。

 

透過細軟「後記」的說明,不難明瞭這些橫跨約十年的詩作,是誕生在作者的小房間租屋處,狹窄擁擠的空間裡充滿了他的個人記憶,那些屬於戀人自述的情詩,對象其實是同居男友(對象應該不僅只一人?),在如此的背景下,或許會更方便理解作者的詩意。這些詩有分手後的不捨與懷念:

 

魚群分散,各自尋找著雲朵,船隻倒影偶爾分食對方的餌像彼此追悼的戀人  〈水面〉

我對鏡練習,表演一個死去的人—— 「我夢裡的劍,我思想裡的塵埃……

人間劇本散落我仍然想被寫入放棄走位,在角落抄寫遺忘的台詞:你走了。

                                                           〈無恙〉

你還在窗前寫字喝酒願你幻想我仍是你的煙蒂

在許久未下雨的清晨被你的呼吸所消滅  〈幽浮〉

我仆街如草,與時間平行你踩過我的生身沒有甚麼比醒來更漆黑 〈繞道〉

昨天當然是不會回來了但今天卻怎麼樣也過不去  〈恍惚〉

 

「時間」與「空間」構成了詩作的核心,「窗」成了最常出現的符碼,透過窗看見世界,亦照見自我內心。〈秋分〉、〈七月〉等作,更是直接表述了當下的心境。

 

痛苦是容易的繼承他人的幻覺卻是難題

誰動用時間的風箏與其倒影蝕盡了可見的日光觸碰自己的同時,又不斷地走失 〈削薄〉

時間抽取著盤旋的燕子的靈魂它們重複,在傘上領取著雨滴

領取著暗中的玻璃,血霧最後也成為了時間 〈死線〉

 

作者—馬翊航自稱「姑娘系」詩人,作品讀來有種婉約、纖細,夢幻的氣質,像似一位多年不見的好友在耳邊絮絮叨叨,訴說著他分手後的寂寞、孤寂。「細軟」正意味著他細膩的心思、柔軟不屈的身段,也象徵著打包行李、重拾心情,再次出發……。

 

馬翊航善於捕捉恍惚的、幽微的、悸動的生命,分手後的孤獨、苟活,心情的低落溢於言表,祈求對方回心轉意不可得,自問自己哪裡做得不對,哪裡不夠好,是如此卑微、如此自怨自艾,無限悔恨的情緒充斥著詩作。讀來可見彼此若非愛得濃烈,為何會夜夜想起那些歷歷在目的夢境與回憶,唯有透過寫下這些詩作來傳達、抒發。

 

反正愛,是一場好長的病好淺的睡眠 〈關於你的睡眠素描〉

 

細軟也有著許多特別的意象,箭矢、刀刃、鋼條、水泥、象皮……是一般年輕詩人少見的,這些不斷產生的符號,眾多的靜物,不也正是他睹物思人下的產物,仿若一位失戀者、愛的背叛者,委屈、無奈、怨恨、絕望、蒼涼、崩潰……。期待對方的回來、重拾往日情懷,終究只是徒想;那只好學會勇敢、堅強,期待再遇見下一個會更好。

 

整個宇宙的語言來暗示:唯有死亡之時/才能再夢見你 〈厭世〉

我不能為你死/但可以背負疼痛

末日如常降臨/我仍舊不知你在哪裡 〈末日〉

 

《細軟》各篇詩作並未明言對象,讀者其實很難判斷那些失戀、分手的男友是否屬同一人。唯二出現人名的是楊佳嫻與J,楊佳嫻寫道:「《細軟》物象紛繁,飛鳥游魚,香灰糖粒,盆栽舊衣,顏色附帶質感與重量,箭矢一般接連不懈地射向回憶中的自我。這是記憶與感覺的內戰。因此,這部詩集其實是受難記。推薦序各詩雖未明言創作日期,但在分類、編排上卻略見巧思,不妨將整本詩集當作談一場戀愛,從期待被接受、被愛、吵架、爭執、誤會到冷戰、分開,懊悔不已、試圖挽回,到想念、自責,最終決定放手,重新出發……,似乎馬翊航巧妙地在生命各階段裡、各事件上述說著他的心情,而你我正是那位他傾訴的對象。

 

《細軟》中的詩句多半哀傷而華麗,婉約而粗獷,抒情而剛硬,細細琢磨,常帶給人許多意外的驚喜,一些微妙的組接,乍看不明所以,但在多次咀嚼後,格外讓人喜愛其詩境,甚至心疼與心痛。新詩,可以陪伴讀者度過最寂寞、最低落的時刻,尤其當詩作可以投射到自身生命經驗,和外在世界有所連結時,新詩將不再只是單純的、難懂的詩作而已,猶如一帖撫慰心情的良劑。推薦各位夥伴不妨進來感受馬航令人不捨與喜愛的幽翊微世界。

 


【內容簡介】:


「細軟是行李,也是輕浮,軟弱,細微,糾纏,必須出發的疲勞。
收拾細軟上路,除了對詩與世界的包裹,愛與世界的小事,還有『正在旅途』的一種幻覺,也為寫作,植入一點更新的可能種子。」
這本詩集收錄了馬翊航近十年間的詩作,橫跨詩人的二十世代到三十世代,共四十二首詩。跟許多寫詩的人相同,因為戀愛的啟動與碰撞、獲得與喪失而寫,恰好覆蓋一些生命的階段。
每一首都可以算是情詩,但在詩裡面的詩人(或者用來愛的身分),未必像現實生活中的順從。小東西也運載著詩人的心靈:蟲子,房間,玻璃,灰塵,螞蟻,鳥,它們因為詩產生異質的氣象,微物與世界的磨擦產生情感以外的聲音。動靜之間,織造傷感抒情之外,幽深空間及劇場。
正因細軟,不用特別承擔以柔克剛,以小見大的任務。小就是小,篇幅,人格,可見之物。收拾細軟上路,除了對詩與世界的包裹,愛與世界的小事,「正在旅途」的幻覺,也為寫作,植入一點更新的可能種子。
詩人喜歡《天空之城》的主題曲〈君をのせて〉,歌詞中說要出發了,就要把刀子、麵包、手提燈帶進包包裡。詩集裡的三輯:火種,酒水,小刀,大致對應了照明,生存,武器,是有限制的攜帶,足夠的熱情與護衛。若說這部詩集是一部歷歷在目的愛情受難記,看著受傷的戀人如此自戀、耽美,又令人感受到再次出發的希望和力量。楊佳嫻序末不也鏗鏘下了結論:「《細軟》,其實藏著剛硬的意志。」

 

【作者簡介】:

馬翊航

1982年生,臺東卑南族人,池上成長,父親來自Kasavakan建和部落。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現任《幼獅文藝》主編。合著有《終戰那一天:臺灣戰爭世代的故事》、《百年降生:1900-2000台灣文學故事》。

 

 

細軟推薦序

 

http://chelle1211.pixnet.net/blog/post/224069400-%E3%80%8A%E7%B4%B0%E8%BB%9F%E3%80%8B%E6%8E%A8%E8%96%A6%E5%BA%8F

 

 

全站熱搜

小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