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與舒暢的羽衣,緊擁

吉本芭娜娜.jpg

書名:《羽衣》

作者:吉本芭娜娜

譯者:陳寶蓮

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6.10 初版一刷

 

【讀後心得】:

 

書頁封底寫著:這是一個靜靜療傷的故事。其實近來已有點排斥這類題材的小說,原本平靜無波的心境,看多了,總像鉛掛著大石,沉進湖底;但這又是吉本芭娜娜一貫擅長的主題。我想這本《羽衣》會是我喜歡的內容嗎?一來輕薄,加上清新的封面,成了借閱的首選。快到了歸還日期,只好趕工k完。

 

就像以往芭娜娜的作品一樣,平淡的筆觸下,其實書寫的是內心澎湃的情感。儘管是相同的外遇或不倫之戀,但都是沒有激烈的分手,殘留的是主角獨到的想法和感受。也不能算特別啦!讀者只是隨著她失戀、睹物思情、觸景生情……,情緒陷入低潮……,「旅行」或一段新的戀情,都是可以療傷的。《羽衣》的主角則是選擇回到了故鄉。

 

在那樣的生活裡,我不可能掛心其他新事物。我不要時間以外的東西來癒合我的傷痛,避開所有親切待我的男人,也躲避想要深入交談的女性朋友。因為我的脆弱程度完全無法衡量。」 (p.16)

 

女主角-在東京當了8年情婦,分手後她選擇回到故鄉治療情傷,展開一場內心的自我對話。書中簡單的角色關係、簡單的對話、淡淡的心情、淡淡的情節,卻也能讓讀者進入自己的生命省思當中。

 

在後記裡,芭娜娜說這是「正宗青春小說作品」,其實不然,18歲當攝影師的助理到情婦,一段8年的戀情,分手後已26歲,我想已不能算年輕了。重新出發的力量,來自於何處?

一份新工作?螢才驚覺只過這份職務,如果空守他留下的房子,卻跳脫不了他的影子。選擇回到故鄉,似乎是一種不得不。

 

那種解放感也會讓我感動流淚。這樣重新過一遍人生也不錯。每天都是嶄新的早晨……,頂著過去不曾照過的陽光,從今以後,什麼都可以做,任何地方都可以去。」

「可是,在勤快工作中,記憶的沉重會突然襲來,我的人生又被帶回那叫做回憶的牢籠。

 (p.21)

 

沒經歷轟轟烈烈的愛情,當然不會有痛徹心扉的失戀。這是我對《失戀33天》的心得。所以我對主角的失戀,當然沒有特別的感受;但對照這幾個月來的新工作、新環境、新人事、新生活,我常思考當初選擇的改變,難道只是換個心境,重新出發而已嗎?亦或只是逃避。

 

來到不一樣的場域,偶爾,獨處時,反問自己:一切那麼美好,下的決定又是何必呢?「回不去了!」那天遇到許久未見的老同事,我選擇了躲開,避開與他的照面。回想當初倆人的情誼,一切都煙消雲散了。他也會心痛嗎?我以另一面迎接那許久未見的他校友人,那怕只是淡淡之交,我都以開朗的面貌交談,卻不願意面對他,真的蠻失落的。

 

讀這本《羽衣》,很難讓人去放空一切、心無雜念,讀著讀著,內心的回憶不斷不斷湧現,不是主角的失戀,而是轉換環境的一種「失落」。為什麼芭娜娜溫柔的筆調,能如此深刻的觸動讀者內心的傷痛呢?她所營造出的氛圍,所寫的哀愁卻是如此傷痛?乍看之下,是芭娜娜和自己的對話,但卻彷如讀者也與自己來一場思辯。好想哭喔!在一人獨處的深夜大宅裡。

 

我漸漸習慣那段暫時生活的舒坦和失魂的狀態。像把身體慢慢地浸入冷水裡。」 (p.22)

 

提到陷入熱戀時,那縈繞心頭、哀傷的感受。女主角-回到故鄉,開始了新的生活,選擇要用另一雙眼來看待故鄉的一切,打算去找多年不見的瑠美。她試著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與自己對話。

 

每天在同一地方生活,會一點點地想起許多事情,有了閒情,也有了牽絆。過去忙於戀愛,完全忘掉這種生活的樂趣。」 (p.32)

 

回憶,如果只是充滿負面情緒,脆弱、哀傷、挫敗、無助……包圍著自己,許多事情累積起來,一次爆發開來,只會讓人無法前進。回到原本的常態生活,方法並不會太難;但前提要知道自己為什麼難過,如果不知道,那如何療傷治癒呢?我選擇面對新的一切,找尋情緒的出口,自以為我做得很好,但在這樣的夜晚,讀著《羽衣》,除卻愛情,還有什麼能讓人繼續往前走?

 

永遠不要太想念過去,因它會給你帶來悲傷;

不要太思考未來,因它會帶給你恐懼;

用微笑活在當下,它會帶來喜樂。

 

昨天Facebook讀到的這段文字,剛好為本書與我最近的心情畫下註解。

 

芭娜娜擅長藉由事件的追溯與探究,心情的流轉、意識狀態的變化的描述,漸漸地撥開每個讀者心裡一些灰黯地帶,捕捉內心底層的幽闇、恐懼與不安。透過主角們自我內在的溝通,用心感受週遭的變化,感受當下的心情,進而走出內心的困境。《羽衣》裡的故鄉與人事,成了的一種救贖。

 

我不是因為失戀、可憐兮兮地離開東京、無奈地待在這裡,我只是想休假而歡喜待在這裡,以後要到哪裡也無所謂。這麼想後,我清楚知道束縛我的鎖鏈又斷掉一根。」

「從重力中獲得解放,那一瞬間,像從美麗的高處俯瞰世界。」 (p.103)

 

一如芭娜娜其他的作品,《羽衣》裡仍有夢境與算命等靈異的現象,說來或許神奇、詭異,但人生中,這樣的不可思議,不也都一直存在嗎?透過主角間彼此的關懷與陪伴,滋長出平靜、感激、活下去的力量。遇見小時候送她手套的大嵩,夢見大嵩的爸爸,協助大嵩的媽媽走出喪夫之痛,也間接療癒自己內心的傷痛,她與大嵩會繼續走下去?或繼續留在鄉下?芭娜娜留給讀者一個未知的答案。

 

「那些沒有意圖的關懷、不經意的語言,都向是飄飄然的羽衣,輕輕地包住我,讓我的靈魂從緊緊束縛我的沈悶重力中獲得解脫,愉快地悠遊空中。

 

看完《羽衣》,幻想著我的羽衣,緊擁著我,如此地平靜與舒暢。芭娜娜淡淡的直敍,沒有矯揉造作的用詞,彷若一個人內心的獨白,卻表達出直入人心來深刻的情感。她的故事過程總是悲傷寂寞,卻不致於悲觀蕭瑟;主角們往往會去追尋心靈上的救贖,而找到靈魂的出口;就像在人生中遭遇的困難、挫折,總有一天會迎刃而解的。
 

即使我們隔著遙遠的距離,總能聽到你最深切溫暖的心。


送給陪伴我成長,度過人生喜怒哀樂的朋友。感謝您們的相助扶持,走過那低潮,祝福我們未來的人生旅程一切順遂。

 

 

【內容簡介】: 

 

這是一個靜靜療傷的故事。

為了療治失戀的痛苦和都市生活的疲累,螢回到故鄉。

 

螢當了8年情婦,直到情人回到太太身邊,螢返回故鄉療傷。經營奇特風格小咖啡館的祖母;在螢10歲時車禍身亡的母親;大學教授,熱中於超個人心理學和新時代思想,總是興之所至地做任何事的父親;螢父想要再婚的對象算命師惠姨;惠姨可以見到河童和人樹幽靈的女兒王瑠美,這些人縈繞著螢。

 

大嵩家父親死於巴士意外,母親傷心而臥病不起。大嵩現在在鎮上賣拉麵,想陪伴母親作心靈復健。大嵩的外婆是巴士總站之神,撫慰輔導了許多人。

 

 

    全站熱搜

    小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