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語 試讀心得

島語.jpg

書名:島語

作者:凌性傑

出版社:麥田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11初版

 

【讀後心得】:

 

某些人、某些事、某些場所,我終究只能用詩的方式而不是散文小說的形式,去理解、去想念、去關懷。  --凌性傑〈自序〉

 

你有多久沒讀詩了呢?「詩」一直都不我所喜愛的文體,一則是無法體會作者所要傳達的意境,共鳴太少、感動太少;再者,詩的語言太精煉,通常無法感受作者的心情。然而,凌性傑的島語》卻觸動了我一種想再重拾詩集來翻翻的欲望。

 

凌性傑,這位得獎無數、創作等身的新銳作家(儘管他自稱為中年作家),一直關心教育現場、筆耕不綴,其實並不太清楚他也有新詩創作,果然感受大不相同。《島語》看似隨心所欲地揮灑,其實更有著對逝去青春的一種弔念,同樣有著詩人「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寂寞、哀愁。

 

《島語》是相當自我的詩集,開場的輯一「高雄小情書」系列,以散文札記體的型態書寫出對高雄的情感,除了私密的回憶外,更有著個人的成長軌跡、真實的情感,帶領讀者領會生活裡的小確幸與小美好。這第一輯讀來倍感親切,是凌性傑旅途中隨手所記下的,除了有熟悉的場景—高雄外,更有著同為男性的年輕記錄,一種想念某人之情,一種告別青春的惆悵深有同感,也相當吸引人。

 

〈生之欲--在雄中,高雄小情書之五〉

我懷念雄中四年,但才不想回到過去。那種被荷爾蒙支配的日子,經歷一次且倖存下來,已經夠了。沒必要再自討苦吃。如果還能有一些小小的心得,我想應該是這個:能為自己找到紀律,才配享受這份自由。看見自己的尊貴,才能勇於拒絕墮落。

 

《島語》之後的幾輯,多首作品更是凌性傑在台灣這片土地上四處行走、居住有關的軌跡,從詩裡可以窺見作者眼中台灣的日常風華與在地情感,充分表現出他的人文關懷。當時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或隨筆記下的一時感慨,或許當下乍看並沒有多大的意義,但時間一久,它可能化為彌足珍貴的永藏記憶。

 

〈北海岸〉

遺忘是另一種死亡

你是原來的你我也還能記得我河流是河流在瞬間的愛裡迎接永遠的死亡

 

〈細節--車過關渡大橋〉
我總是為了沒有目的的到達然後終於發現世界並無不同

 

<重生--為紅毛港作>

在每一次的絕望中我明白愛,明白事物的形狀最好的時光通常是

已經遺失的時光最美麗的風景往往是已經毀壞的風景
我知道自己是誰
一個人走到星光投映的所在

 

我傾向選擇以背對世界的方式,去面對、去理解我身處的世界。 --凌性傑

 

《島語》有著對逝去的青春、愛情的喟嘆,也有一些詩作涉及了現實世界無可避免的暴力、戰爭、疾病與恐怖,既然無法掩耳不聞、閉眼不視,詩人以自己的方式來傳達他的想法與關懷。例如:〈神學士〉和〈恐怖分子〉等作,都可見他對恐怖分子心態犀利的批評與恐怖暴力攻擊的厭惡。

 

〈神學士〉

我有時也會痛恨自己,懷疑/愛比恨或許更容易讓人犯錯/

巴米揚的巨佛化為飛灰/我心中的憤怒卻越來卻堅固

 

當我讀著這首〈生命游擊--讀切格瓦拉畫傳擬代而作〉,眼眶不禁泛紅,作者以第一人稱的口吻,仿格瓦拉的心境寫下本詩,尤其今年正逢格瓦拉逝世五十週年,此刻讀著一首關於自己偶像的詩作,更是別具意義。即使是被世界遺忘,也不能棄守自己的理想與抱負。

在世界的邊緣絕糧我將結束我的慈愛跟其他人一樣,由這個戰場退敗
到另一個不見陽光的地方左手拿煙斗,右手持槍我仍然迷戀真理以及希望
知識和良心曾經令我絕望只有音樂令我飽滿令我能夠繼續溫柔的抵抗
所幸我並未成功趕不上這世界的蒼老最初的熱情陪我到最後百合花在高原上擊發
 

〈複數記憶〉

你或許不會相信一切的努力在霧中尋花都只是為了完成一件終將忘記的事。


寫詩對詩人而言是一種救贖嗎?凌性傑以《島語》回應生活的種種面貌。似乎每個人都在找一種證明自己存在的方式,儘管生命中曾有揮之不去的傷害、苦難與折磨;作者透過寫詩,彷彿在對人生尋求某種答案與告解。讀著《島語》,我知道生活裡的瑣事依然不見減少,但至少讓我暫時從日常的苦悶裡逃脫,彷彿忘卻了所有的煩惱;自己諸多的負面情緒,也好像停留在那片意象優美的詩作文字裡。羨慕凌性傑能有如此多的旅行經歷與生命體悟,並留下許多珍貴的記錄。對抗生命無奈最好的方法便是擁抱當下,或許我們應該更加勇敢面對自己的初心,誠實地對自己交代,並持續關懷世界。每個人都熱切地想要找一條出路,給自己一個明確的人生答案,但終究是不可能的。此刻,我明瞭要好好疼惜自己,為自己的心情找到出口。開始讀詩吧!

 


【本書內容】:

永遠的男孩詩人凌性傑,繼《海誓》情感地誌書寫,
溫潤詩句從故鄉往外輻射、擴延全島,
推出醞釀多年全新重磅詩集——《島語》!

當日光傾斜,照進記憶中不曾遺失的幽暗角落,
從男孩走向男人,他一路撿拾沿途散落的青春念想,
一滴淚,也成了一片海洋。

「不應該是這樣的。荷花佔滿盛夏,蟬聲射向遠方,
青春被即將毀壞的事物占滿。然而我們又能怎麼樣?
遇見你之後,我才發現自己的心曾經壞掉。」 --凌性傑

一次次行旅,走訪台、澎、金、馬、綠島、蘭嶼、龜山島。在天空裡種花、把記憶點亮,或者靜靜睡著,回到星光下的家。多病的世界裡,詩人撐起一座破碎樂園,將完整的愛與恨種下失溫壤土。希望與毀敗,信仰與覆滅,任由雨水藏釀故事,斷瓦追念愛情,記憶在雜沓的詩行間慢慢顯影。此時,青春有太多藉口讓自己失望;畢竟,最好的時光往往是遺失的時光,最美的風景往往是,已經毀壞的風景。

《島語》詩集以漫遊者角度出發,閒散的悠遊晃蕩曳出縷縷情思。詩人將纖敏心緒寄託於島國景致和時代的遞嬗變化之中,逐篇書寫眼見耳聞、身體膚觸,自山海雲雨間索記往事,自走過的時光地景鑿鏤心中尚未弭平的刻痕。過去的事情不可或忘,當下的一切也都值得記取。書名為「島語」,企圖對應今昔,自島上的人文基礎提煉自我生命情懷。在私人情感中一併呈現時代的重量。

全詩集分為六卷:卷一 「高雄小情書」(十首)、卷二 「島語」(十三首)、卷三「另一種生活」(十五首)、卷四「在生活的此岸」(十四首)、卷五「空無一物的房間」(十首)、卷六「多謝款待」(九首),總計七十一首。集中維持抒情腔調,用個人生命歷程見證時代的光影,試圖勾勒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台灣島上的生活樣態。

更重要的是,以「島語」為名,為自己定義,也為自己的族群定義。

【精選摘句】:

〈桐花季〉
「生存的重量原來是/為了能夠優雅地飄零/告訴這個世界/美有時來自毀滅/有時,也成全了毀滅。」

〈北海岸〉
「我們手無寸鐵的等待/那些玫瑰花開的日子/比所有事物更遙遠/從此我們的居所/我們的婚宴,只想要/一個太陽、一個月亮」

〈雨水時節〉
「我也得想方設法/把自己困住/不然,我不知該往哪裡去/不然,我又會用很多希望讓自己哭、讓自己失望」

〈島語〉
「於是我們成為/擁有同一種時間的人/太過美麗的信仰讓我來到/這當下,在彼此的胸口/靜靜睡著像是回到了/星光下的家」

〈恐怖分子〉
「他們都是喜歡說愛的人/只是看不見別人的信仰/聽不見別人的禱告聲」

 

【作者簡介】:

凌性傑
高雄人。天蠍座。師大國文系、中正大學中文所碩士班畢業,東華大學中文所博士班肄業。曾獲台灣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中國時報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教育部文藝獎。現任教於建國中學,著有《自己的看法》、《更好的生活》、《有故事的人》、《2008/凌性傑》、《找一個解釋》、《有信仰的人》、《愛抵達》、《彷彿若有光》、《慢行高雄》、《陪你讀的書》、《男孩路》;編著有《靈魂的領地:國民散文讀本》(與楊佳嫻合編)、《人情的流轉:國民小說讀本》(與石曉楓合編)。
相關著作:《人情的流轉:國民小說讀本》《彷彿若有光:遇見古典詩與詩生活》《海誓》《男孩路》《自己的看法--讀古文談寫作》《陪你讀的書──從經典到生活的42則私房書單》《靈魂的領地:國民散文讀本》

 

 

《島語》【推薦序】【自序】

 

http://chelle1211.pixnet.net/blog/post/219812643-%E3%80%8A%E5%B3%B6%E8%AA%9E%E3%80%8B%E3%80%90%E6%8E%A8%E8%96%A6%E5%BA%8F%E3%80%91%E3%80%90%E8%87%AA%E5%BA%8F%E3%80%91

創作者介紹

小建的電影王國

小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