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一之《天帝妖狐》

乙一之《天帝妖狐》.jpg

書名:《天帝妖狐》

作者:乙一(Otsu Ichi)

譯者:王華懋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07.01初版

 

【讀後心得】:

 

這是讀的第一本「乙一」的作品,(之前二本是以「山白朝子」之名)。《天帝妖狐》收錄了<A MASAKED BALL-以及廁所先生的出現與消失->與同名的<天帝妖狐>兩篇作品。故事情節緊湊,篇幅都不長,很快就能看完,有點意猶未盡。

 

<A MASAKED BALL-以及廁所先生的出現與消失->

 

第一篇還蠻有趣的,感覺上有點像推理懸疑小說,是關於廁所塗鴉,很輕快、詼諧的故事,不知不覺就被吸引,很難想像這篇作品的發表,當年的乙一才剛滿二十歲。

 

描述一個躲在廁所偷抽菸的高中生-「我」,發現牆壁上寫著「不准塗鴉」,之後開始跟出現在這間廁所的人透過塗鴉展開交流。幾個身分不明的人藉由塗鴉開始進行對話,然而某天其中一名塗鴉者寫出了犯罪預告,學校裡便開始出現了接二連三的詭異事件……。

 

是誰引發這些事件的人呢?出現的人物只有化名,也不知道是誰,免不了對主角身邊的人開始疑神疑鬼,有著少年冒險小說的味道。而討人厭的老師、表裡不一的女生之類的塗鴉內容也很生活化,十分有趣,莫名的吸引讀者進入故事;當事件預言一一應驗,雖然有點兒嚇人,也很刺激,實在太對味了。

 

「獨步文化」針對角色形象與思維,特別設定不同的塗鴉字體,十足的動漫風格。當謎題答案宣告,有點恍然大悟,原來作者早有鋪排,卻也表達了打掃婦人怨懟。 (有雷)
 

<天帝妖狐>

 

這篇有點類似鄉野奇譚,由主角-夜木的第一人稱自白信與以鈴木杏子為立場的口述做交叉。讀完後感到一股哀傷的氣息,難以宣洩的抑鬱在胸口揮之不去。清淡的文字一如前一篇,但卻是截然不同的感覺。

 

原本,我的心被對早苗的詛咒燃燒殆盡,但是到了離家那一天,就僅只剩下對自身愚昧的絕望了。一切都是我不成熟的靈魂所造成的。聽到朋友的死,害怕自己的死,想要違逆神明創造的自然的運行,這才是一切的根由。 (p.155)

 

大多數的人都嚮往長生不老、青春永駐;然而,如果需付出的代價是一輩子的孤寂,你願意嗎?夜木在小時候因害怕死亡而與早苗(狐狗狸大仙,類似筆仙)簽訂了契約,從此無法死亡,他從孩童時漸漸成長,終於意識到了身體改變的可憎。夜木獲得了不死的永恆身體,每當他受傷,就會產生新的身體,但外貌和心理卻漸漸走向妖魔化,身體裡頭住著人人避之唯恐不及、散發不祥瘴氣的怪物。他期望能像平凡人一樣生活,但自然不會有人願意接受他。

 

夜木只能不斷的遠離人群、逃離這一切,進行一個人孤獨的流浪生涯。夜木絕望著,抱著死不了的身體不斷移動,沒有他的歸屬,擁有的只是一份永遠無法習慣的孤獨。直到他遇到了難以融入外界、有些自閉的杏子,長年的孤獨感終於有了短暫的溫暖,他找到了身為人類的溫暖,也得到了一絲絲希望。多虧杏子給了他最後的依靠,彷彿是一道最後防線,使其自覺恢復了人性。對自己曾經的無知感到後悔的夜木,對杏子的溫柔感到心痛的夜木,或許是知道自己已不再是人,才會對這難得的溫柔如此珍惜吧!

 

我打算用指尖--我尖銳的爪子割開他的肚子。那是我還是少年的時候,雕刻狐狸面具時被鑿子削掉的指尖。我把爪子的前端稍微刺入他的皮膚。一顆紅色的血珠在白色的肚皮上膨脹,化成一條線流了下來。接著只要像用菜刀剖魚肚一樣,劃下來就行了。

此時,秋山微弱地呻吟了。
「神啊……
(p.201)

 

然而,故事都不會如此順遂,正當夜木以為能永遠待在杏子身邊生活,他只不過是渴望一點點施捨的憐愛罷了。但最終還是失敗了,夜木遭到地方惡霸-秋山的挑釁與殺害,不會輕易死亡、再次甦醒的夜木,變成了全身扭曲的怪物,充斥著獸性,對秋山進行了泯滅人性的毀滅性復仇。

 

世界彷彿崩潰了。我看見不斷墜入深淵的自己。不知不覺中,我忘了憤怒與憎恨這種人類的情感,成了一頭只知道在破壞中獲得歡愉的野獸。神啊。只有這句話不斷地在我內心反覆。沉睡在體內的破壞衝動,是多麼地罪孽深重啊。我仰望天上的明月,祈求原諒,然後不得不這麼問:我是哪一邊?我是人嗎?還是別的生物? p.204

 

「非人」的夜木,還有著一點點人性,他想繼續當個人,現實卻排拒他這樣子的外表,人們對未知事物的恐懼,讓他即使想繼續再當個人,也沒有辦法。故事最後,他披著黑布,戴著狐貍面具,與杏子做出最誠摯的道謝與最後的告別,感謝杏子曾給予的溫柔曾拯救他、撫慰他那絕望悲傷的深深痛楚。

 

在故事的終點,夜木的自白信也告一段落。信裡的最後,作者-乙一並沒有交代夜木的行蹤。在熙來壤往的祭典人群中,夜木如夢境般消失了。他必須離開,必須孤獨地踏上永生之路。讀者只能靜靜地在一旁體會夜木陷入那更深、更難以忍受的孤獨。

 

乙一的作品總表現出許多淡淡憂傷、孤獨的毒素,整篇敘述口語非常平淡,卻能衝擊到讀者心坎。夜木由人變成非人非獸、尋找著願意接受自己的人,這是他選擇活著必須付出的代價,他心裡莫名的渴望杏子能解救自己,然而最終成空,夜木無能為力的痛楚都在乙一的文字裡無聲地傳達出來。儘管如此,亦能在黑暗之中,閃爍著令人溫暖的光芒。
 

* 結 語:


乙一擅長描寫人與人之間的孤獨,對於排斥外界或被外界排斥,那種陷於絕望孤寂的心態,描寫得得心應手。故事裡的主角總是與所處的世界隔著一層無法穿透的紗,就像不該屬於這世界的夜木,卻又不知道能走到哪裡安身立命。

 

<天帝妖狐>故事裡的夜木,或許不是真的妖怪,越接近故事尾聲,讀者越明白所謂的妖怪,其實不是指形體而是心靈。很多人厭倦了現實的身分,想要偽裝扮演與自己截然不同的角色,也許只是想找一個地方休憩,也許是想找個人吐露心事,逃離一下……。
 

那一瞬間,我彷彿看見了救贖。對於一直逃避著社會、對融入社會已經完全絕望的我而言,這似乎隨處可見的同伴意是就像福音。 p.179


然而,誠如夜木遇到杏子,找到暫時的工作,我們或許會覺得自己與這世界格格不入,但我們還是無法離群索居,不是嗎?在成長過程裡,我們不斷隱藏自己的內心,壓抑自己的本性,以期適合在社會上生存,這似乎是必需的本能,那狐狸面具底下,哪個才是真實的自我?乙一透過文字表現出,總有人想保有原樣的某種特權;而小說似乎是乙一的手段。

 

乙一的敘事風格極簡卻富節奏感,當讀者一步一步跟著情節,心裡也莫名陷入作者所設下的氛圍,那淡淡的文字背後隱藏著若有似無的孤獨,慢慢侵蝕你的內心,彷彿乙一故事裡稀奇古怪的主角,一不小心會就變成悲傷孤寂。

 

<A MASAKED BALL-以及廁所先生的出現與消失->事件的起始設定很有趣,節奏鮮明;<天帝妖狐>裡孤獨的內心,製造的懸念,都讓人愛不釋手。或許正是乙一文字裡那份深層蘊含的孤寂,所深深吸引,讓我無處傾訴的孤獨,得以在閱讀過程裡得到滿足。我想,應該會繼續有閱讀乙一作品的慾望吧!

 

 

【內容簡介】:

 

神啊?存在嗎?我跋涉過無窮無盡的黑暗之途,隱藏在不見光明的角落,我踽踽獨行,沒有人敢靠近我。我是不祥的、受詛咒的、永生的一頭半獸人。我被棄絕在這荒荒人世,無所歸依。
然而,在櫻花花瓣在風中飄落的那個季節,我與妳相遇,所有的憎恨、悲傷與恐懼都因妳得到救贖。再見了,謝謝,願意觸摸我的人。

「我害怕死亡。我祈求永恆生命--卻不知其恐怖之處。」

我到底是野獸?還是人類?
 

明明非日常,卻極為日常。明明是異物,卻極為純良。

 

乙一展現驚人才華的天問傑作,人與獸的分際何在?
唯有停佇下來的親切接納,是靈魂的安妥之所。

 

【作者簡介】:

 

乙一 (Otsu Ichi)

 

日本福岡縣人,豐橋技術科學大學畢業。1996年以<夏天.煙火.我的屍體>獲得第六屆「JUMP小說.非小說大獎」出道,迅速獲得許多讀者和前輩作家的關愛。作品領域橫跨恐怖、推理、純愛,是日本當代最重要的大眾小說家之一。2003年以《GOTH斷掌事件》獲得第3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

 

【譯者簡介】:

 

王華懋 (詳見前作心得)

 

【錯別字】:

 

p.201(倒數第2行):吾朗 × → 吾郎

p.204(第2行):墮× 入深淵 → 墜入深淵

p.207(倒數第5行):銷聲匿跡 → 消聲匿跡 (兩者均可,以後者較為常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建 的頭像
小建

小建的電影王國

小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