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癮》經典對白

上瘾.jpg

一、白洛因吃了顧海的安眠藥,躺在保健室。

 

白洛因:「這樣吧,你告訴我,我哪惹到你了,我給你道歉。」
顧海:「我可以負擔所有經濟損失,但是讓我別招惹你,我做不到。」

白洛因的頭重重地砸在枕頭上,看著顧海怒不可遏。「你他媽是不是有病啊?」顧海淡淡一笑,「我是有病。」
「有病就趕緊吃藥!」
「你就是那藥。」

白洛因冷視著顧海,「你什麼意思?」
「想讓我好了,你就得忍受煎熬。」

 

二、白洛因知道了顧海的真實身分後,拿著作業本去找他。

 

「白洛因,除了我媽走的那天,我顧海沒為任何人哭過。」顧海毫無節制地寵著他,讓著他,由不得他受半點兒委屈。以至於這一個星期的分別,讓白洛因覺得他丟掉了整個世界的愛。

 

三、顧海吃楊猛的醋,想從白洛因身上得到明確的答案;白洛因默認了顧海的愛。

 

「沒這一天!」白洛因猛地將顧海的手甩到前面,「假如你想用這個來給自己安全感,我告訴你,你這輩子都別想有安全感。」
多大的一個打擊,顧海下面那廝小海子都蔫了。
「因子,你誤會了。」顧海停頓了一下,趕緊挽回局面,「我真不是因為這個才想和你在一起的,我也是個正常的老爺們兒,我要是真為了這個,何必不找個女的呢?我完全是因為太喜歡你了,所以衍生出了身體的渴望,其實你在我心裡特乾淨,我真捨不得碰你。」
「顧海,咱倆都是男的,我能和你做的,也就到這份上了。」

顧海拉住白洛因的手,「你能和我做到哪份上我都無所謂,我只是想知道,我在你心裡是怎樣一個位置。」
「倆男的討論這個,不覺得太矯情了嗎?」白洛因斜了顧海一眼。
顧海徹底不管不顧了,「矯情我也得問,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啊?」

白洛因轉過身去,沉默以對。
顧海又湊了過去,「一點點動心呢?」

「睡覺。」白洛因愛答不理的。
顧海猛地在白洛因光溜溜的屁股上給了一下子。
「承認一句你會少兩斤肉啊?」

白洛因怒不可遏,回頭朝顧海的顴骨上給了一拳。
「你丫知道了還問什麼問?」
顧海躺倒在旁邊的枕頭上,幸福得眼冒金星。

 

四、二人的第一次性關係,是發生在白洛因疑似被檢查出乙肝(B肝)的時候,顧海第一次承諾會好好照顧他。

 

「我會好好疼你的。」

寂靜的夜晚,白洛因聽著耳旁的話,心尖在微微顫抖。
「我會好好疼你的,把你十幾年缺失的愛全都補回來。」

白洛因只是擔心,自己會越來越依賴。

 

五、顧海第一次綁架白洛因,白洛因被強吻。

 

最後一絲希望破滅,白洛因咬著牙怒視著顧海。「你要幹什麼?」
「你說我要幹什麼?」顧海的手在白洛因的臉頰上貪戀地撫摸著,像是在撫著一樣寶貝,只是少了平日裡的親昵,更多的一種無聲的霸佔。
「你不是要離開我嗎?你不是要和我一刀兩斷嗎?我不是怎麼都無法挽回嗎?那我就乾脆把你囚禁在這,你想走也走不了!你無情無義,你不在乎,那我就把你逼得在乎了,逼得有情有義了!」
白洛因差點兒被顧海活活氣死,他一句話都不想說,他覺得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一個特二B的決定。
「你怎麼不說話?」顧海問。
白洛因閉上眼睛,看都不想看顧海一眼。
不想看我?不想看我,我有法讓你睜開眼!
顧海把頭靠了過去,連一個準備工作都沒有,直接吻上了白洛因的薄唇。
白洛因的身體募得一僵,錯愕地睜開了眼睛。
顧海的眼睛卻在閉著,很專注的,很深情的,熟練的吻法生澀的心情,白洛因感覺到顧海搭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在輕微地顫動。心海瞬間掠過颶風!

「你……

「寶貝兒……」顧海忘情地看著白洛因,神思恍惚,「其實你早就知道我的心吧?你早就知道我對你的感情不一般吧?我和你親嘴兒,你也沒覺得意外吧?」
白洛因的臉煞是好看,一秒鐘變一個色。
「顧海!你丫……
「先別罵人呢!」顧海捂住白洛因的嘴,「你先聽我說,聽我說完了,你再攢一塊罵。反正我在你心裡也沒什麼高大的形象,今兒我就徹底讓它坍塌了,你最好恨我,恨我也比這麼無動於衷強。白洛因你聽好了,我顧海從沒把你當過哥們兒,我對你好是因為我喜歡你,我把你當傍家兒伺候,我想和你睡在一張床上是因為我想上你,我做夢都想聽你浪叫……
白洛因,「……

「你覺得我特流氓吧?覺得我特變態吧?告訴你,這賴不著別人,就賴你自個!誰讓你這麼迷人?誰讓你這麼騷的?誰讓你一笑就把我弄得神魂顛倒的?白洛因,你甭裝清純,你丫肯定看出來我這些齷齪的想法了,你就是故意勾引我!」
「白洛因,我告訴你,我今兒說這些話,我一點兒都不後悔!你想罵我是吧?那你就撒開歡兒罵!你越罵我越興奮,你每次罵我,我都想使勁操你!你知道你現在這種憤怒、隱忍、彆扭的表情有多勾人嗎?要不是我顧海為人正派,我現在就把你褲子扒了!……行了,你罵吧,我聽聽,你想怎麼罵我!」

白洛因覺得老天爺和他開了一個特大的玩笑。
他挺住了,在顧海吐沫橫飛的淫語侮辱下,他竟然挺住了!
「我不罵你。」白洛因異常地冷靜。
顧海審視的目光在白洛因的臉上盤旋了片刻,最後露出一絲殘破的笑容。
「絕望了是吧?後悔認識了我這人是吧?想讓我徹底滾出你的世界是吧?我告訴你,我偏不!你把我顧海吃死了,你丫還想跑?沒門兒!」
白洛因手裡若是有一塊板磚,一定先朝顧海的嘴砸過去。
「顧海,你說這些話,你會付出代價的。」
「我不在乎!」顧海眼睛裡透出一股狠勁兒,「只要能天天看見你,什麼代價我都能承受。」
「那好,你聽清楚了,我今兒早上是打算來找你道歉的!我昨晚和我爸聊了半宿,他一點兒都不在乎你的身份,他勸我把你找回家,我答應了!結果我一大早就被人劫了,五花大綁綁到這,又被一個瘋子言語羞辱,你說我該怎麼辦?」
顧海,「……
「鬆開!」白洛因怒吼。

「不想操媳婦兒的丈夫不是好老公。」

「因子!」顧海略帶幾分妥協的態度看著白洛因,「我是真心喜歡你的,我知道你早就感覺到了,你可以無視我那些渾話,但是這話你不能不信。我不強求你非得和我明確個什麼關係,我只想知道你的心,你也不用這麼快給我答案,我可以等,我可以追求你,我可以用大把的愛砸你,我就不信砸不動你!」

 

六、白洛因的父親再婚,顧海承諾會好好照顧他。

 

白漢旗和鄒嬸的大喜日子也到了。

「再也沒人給我做那麼難吃的飯了。」
顧海哭笑不得地瞅著白洛因,「你還想吃他做的飯啊?」

「再也沒人把我的內褲和洗衣服的水一塊倒進下水道了,再也沒人往我的嘴上抹痔瘡膏了。」
顧海,「……
白洛因哭哭笑笑的,躺在了冰涼的水泥地上。
顧海把白洛因扶起來摟在懷裡,心疼地擦掉他臉上的眼淚,柔聲說道:「以後我可以給你做飯,保證比你爸做得還難吃;我可以給你洗衣服,咱批發一箱子內褲,洗一次倒一個……,我敢保證在這個世界上,除了你爸,沒人比我對你更好。」

 

七、顧海第二次綁架白洛因,白洛因被強姦。

 

「我知道,我這麼做,你會恨我一輩子。」
「但我寧願讓你恨我,我也得那麼做,那丫頭心術不正,你不能和她在一起。我必須這麼治她,我不這麼治她,她不會善罷甘休的,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禍害你!我寧願讓你疼這麼一次,也不願意讓你後悔那麼多年。」
「我知道,我們走到頭了,我顧海沒有別的奢求,你只要不和她在一起,和誰在一起,我都不再干涉你。」

顧海慢慢解開白洛因的手銬,看著上面勒出來的血痕,眼圈紅了。
「白洛因,我顧海沒少為你掉眼淚了,我承認在你面前,我就是個孫子!我說話不算話,說信任你卻找人盯著你,說和你斷絕關係卻又把你綁來了,說尊重你卻把你強了……,我不是人!可我是真的真的特心疼你。」
白洛因沒有任何回應,甚至都沒有轉過頭。
「白洛因,這麼長時間了,你就沒想過我嗎?」

白洛因依舊靜靜的。

 

八、顧海送了一部車給白洛因,希望能拴住他的心。

 

顧海犀利的目光下掩藏的是不安的情愫,是的,他心裡是慌的,他表現出再多的霸道和強勢,他的內心都是不安的。感情投入得越深越多,心裡就越發得輸不起,他不能失去白洛因,甚至,想都不敢想。

顧海把白洛因拉到身邊來,手扼住他的脖頸,強迫他看著自己。
「你是我的。」顧海說。
顧海:「我可以無限制地包容你,讓著你,只要你有要求,我全都滿足你。但是有一點,你記住,我永遠都無法忍受,那就是你心裡放著別人。」
「你要真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我不會手軟的。」
「我說的是真的,我顧海要是狠起來,絕對夠你心悸一輩子。」

 

九、顧海到美國幫顧洋處理事情,倆人分開二十多天。

 

白洛因此時此刻才把心底的話告訴顧海。
「你走的那二十多天,我最痛苦的事就是一個人睡,每次我摸到旁邊沒人,我就會醒,然後就睡不著了。其實我特別怕,怕你會出事,所以我不敢想,我每天一閉眼,就告訴自己你就躺在旁邊。我喝酒是因為我心裡難受,我和別人一起睡是想找個伴,讓我心裡沒那麼慌,其實這個人是誰都無所謂,只要我睡著了,這個人就一定是你。」

 

十、白洛因和顧海二人私奔到青島海邊。

 

顧海站起身,對著波瀾壯闊的海平面大聲高呼,「我叫顧海,男,十八歲,來自北京。旁邊坐著的人是我媳婦兒,我倆於去年今天的前兩天正式相愛,走到現在已有一年旅程!雖然坎坷重重,災難不斷,但我們義無反顧,勇往直前!」白洛因都想把自個埋進沙子裡。

顧海宣洩一通過後,挑釁地看著白洛因,「你敢嗎?」

潛台詞就是,你有我臉皮厚嗎?
「我有什麼不敢的?」白洛因也站起身,高聲喊道:「我叫白洛因,男,十八歲,家住北京西城區光彩胡同48號,就讀于北京X高中高三27班,不良青年一枚。旁邊站著的是我媳婦兒,經他死纏爛打倒貼耍賴後,我出於對精神病人的憐憫之心,決定將他娶回家中。無奈我老丈人不同意,這門親事遲遲未定,但我對媳婦兒的心是赤誠的,無論他將來是否會繼續發病,我都將不離不棄!」

顧海直接被氣笑了,好小子,算你狠。

於是又喊上了,「顧威霆,我告訴你,你愛同意不同意!你就是攜著千軍萬馬追過來,我還是那句話。我顧海認定的人,誰也甭想給我換了!我顧海認定的關係,誰也甭想給我拆了!我顧海認定的感情,誰也甭想給我破壞!」

 

十一、白洛因和顧海二人私奔到西藏。

 

白洛因斜了他一眼,「人家朝拜是為修來世,你為什麼?」
「我不修來世,只求今生與你相伴。」

白洛因的目光中遮掩不住的笑意,「我代表佛祖超度你!」

 

十二、顧海出車禍後,白洛因的心情。

 

此時此刻,他突然明白,原來,在自己的心中,顧海一直都是金剛不死之身。他所謂的勇敢和無畏都是建立在這基礎之上。他之所以敢在顧威霆面前大放厥詞,不是因為他不怕顧海死,而是因為他認為顧海根本不會死。

甚至,在白洛因的意識裡,顧海連生病都不會,他永遠那麼健康,永遠不需要體貼呵護。一直以來都是他在照顧自己,他在自己生病受傷時東奔西走,他在深夜為自己暖手暖腳,他在嘗試著做飯、洗衣服、買早點……。

好像他永遠有使不完的精神,好像他沒有陪著自己熬夜,好像他的作息時間永遠比自己多了N個小時……。所以,當顧海倒在自己懷裡,怎麼喚都喚不醒時,某種信念在白洛因的心中跨塌了。

原來他不是神,他也會受傷,也會示弱,也會一睡不醒。

原來我如此懼怕他的死亡,怕到不惜用自己擁有的一切去交換他的生命,只要他能活下來。

顧海,其實我是個膽小的人,我害怕孤獨,害怕遠行,害怕傷害親人……,因為遇見了你,我才變得堅強。

所以,你要好好給我活著!

 

十三、劉沖得知白洛因與顧海的關係,很好奇地詢問白洛因。

 

劉沖還是第一次瞧見白洛因不好意思,心裡的小邪惡氾濫,忍不住想打聽一些困擾他已久的問題。
「首長,你們那個的時候爽嗎?」
白洛因促狹一笑,「不爽你樂意啊?」
劉沖笑得臉頰都紅了,湊到白洛因跟前繼續八卦,「那你倆誰在上面,誰在下面啊?」
「看心情吧!」
白洛因回答得很保守,事實證明,大部分時間都是顧海心情好一點兒。
「天啊,首長你也被……」劉沖一副無法接受的表情,「在下邊不難受嗎?他往椅子上一坐,我就能看出他那……特壯觀。」

白洛因佯怒地看著劉沖,「你沒事盯著他那瞅幹什麼?」
劉沖悻悻的,「我沒故意盯著看,我就瞥了一眼,就瞥了一眼……」劉沖伸出一根手指頭,反復印證著自個兒的純良。

「行了,別沒完沒了的,趕緊回去睡覺吧!」
劉沖還戳在那不走,「最後一個,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成不?」
白洛因耐著性子點了點頭。
「你倆打算結婚嗎?」
白洛因語塞,好半天才沉著臉說:「還結婚?能把這份關係保住就不錯了。」

 

十四、顧海得知白洛因被軍隊師長-周凌雲欺負。

 

顧海:「白洛因,我告訴你,我這輩子只能讓你耍,讓你騙,讓你打,讓你罵……;同理,任何人都別想以任何理由碰你!一根手指頭都不成!別拿部隊的那一套制度來蒙蔽我,我心裡明鏡似的!你挨打受罰受了委屈,首先就是你的責任!那不光是你的身體,那也是我的,你怎麼總是不當回事?」

 

十五、白洛因向顧威霆坦承當初入伍的緣由。

 

白洛因:「您那天說的話很對,我的確活得很自私。我這九年來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在為自個兒的感情謀福利。當初我入伍,並非是想穩固您的地位,而是想讓您還顧海一份自由。這些年我拼命立功,也不是單純地想提升您的形象,而是為了有一天能和顧海齊肩。後來我的種種冒險和拼命,完全是為了讓您成全我和顧海。」

 

十六、白洛因答應顧海的求婚。

 

白洛因沉默了好久才開口說道:「我不能給你生孩子,你也不能給我生孩子。」
顧海伸出兩隻手捧住白洛因的臉頰,一字一頓地說:「你就是我的孩子,我這輩子疼你一個人就夠了。」

白洛因怔怔的說不出話來。
顧海把白洛因佈滿創傷的手指放進嘴裡輕咬了一口,「你不是說了嗎?你的命是我給的,那你就是我的孩子。我的命也是你給的,我也是你的孩子。」
白洛因聽完這句話,情緒一下就收不住了,哭嚎著朝顧海的脖子狠狠咬了下去。

 

十七、顧海和白洛因討論著該誰來迎親,各自堅持己見,決定不分嫁娶,二人各迎一次親。顧海騎著二手自行車打頭陣,連同公司的美女浩浩蕩蕩;白洛因架著直昇機也不遑多讓。但各自面對伴郎、伴娘的刁難,顧海可是完勝,事到如今,連白洛因不得不承認,顧海真的是個運籌帷幄的高手,他太適合經商了,幸好當初沒和他選擇同一條路,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喊出我們團長的十個昵稱,少一個都不成。」「因子!寶貝兒……
剛喊出寶貝兒倆字,裡面就沸騰了,這群官兵笑得這叫一個狂野啊!寶貝兒?我們最崇拜、最敬畏、最不可一世的白團長,竟然也有讓別人叫寶貝兒的時候?

「請回答出白團長的臉長,臉寬,眉間距,鼻樑高度,下巴長度。」顧海依然對答自如。最後的幾個刁難也難不倒他,可是只要白洛因站在外面大喊一聲「我餓了」,顧海就會乖乖的走出來。

 

「第一道題,聽好了,你們初次接吻的日期。」
事實證明,被追的人果然都不長記性,第一道題就把白洛因難住了。他狠狠地在記憶力搜索,「第二題。」閆雅靜清澈的嗓音流淌出來,「請問新郎,你們一晚的最高記錄是多少次?」「下一題,請問,顧海有多少身家財產在你手上?」

「下一題,請為我們解釋白小媳婦兒和顧老村長的由來。」白洛因都沒能回答,落得扮狼被脫光了身上的衣物。

 

十八、顧海騎腳踏車迎親那段,兩人神還原十年前大海第一次騎腳踏車載因子上學的對話。

 

「上來,哥帶你去婚姻的殿堂。」
十年前,顧海騎著同樣一輛自行車,來到白洛因家門口,當時他說的那句話是「上來,哥帶你去學校」。就是那麼一個唐突的決定,他上了顧海自行車的後車架,從此造就了十年的孽緣。十年後,顧海再一次來到白洛因的面前,說的卻是帶他去婚姻的殿堂。
白洛因感慨萬千,忍不住用當年的口氣調侃了一句。
「就你那輛破車,我上去了就得散架。」
顧海笑,「你一個走路的還看不起騎車的?」
當年的對話,被倆人一字不漏地複述出來。誰也沒提前複習,誰也沒苦思冥想,這兩個人從一開始出現在彼此的生命裡,就已註定意義非凡。

 

十九、軍隊師長-周凌雲的證婚。

 

周凌雲:「顧海先生,你願意給白洛因先生做一輩子飯,洗一輩子衣服,暖一輩子被窩,時不時被拳打腳踢,受委屈還要給對方道歉,吃虧了還要誇對方厚道,每天大醋小醋歪醋邪醋一大桶,大氣小氣歪氣邪氣任你受嗎?」
「白洛因先生,你願意讓顧海先生嘮叨一輩子,吃喝拉撒都受他管制,經常被莫名其妙地潑一身醋,時不時被某個犯渾的驢蹄子踢一腳,醉酒的時候陪著他犯二,衝動的時候陪著他犯傻嗎?」

 

二十、顧洋主持的婚禮問話。


顧洋:「請你們說出對方身上最美的部位。」
顧海先接過話筒,就在白洛因惴惴不安的時候,突然聽到顧海說了一個字。
「手。」
白洛因低頭看著自個兒佈滿傷疤的手,心突然被某種情緒灌滿了。
他接過話筒,朗聲說了句,「全部。」
掌聲伴著濃濃的溫情彌漫了整個宴會廳。
「下面請開始你們的愛情宣言,每個人講出一句最想和對方說的話。」

顧海腦中千頭萬緒,卻想不出一句可以將所有感情表達出來的話。
久久之後,還是白洛因先開口的。
「我愛你。」
這句話一說出口,整個宴會廳都沸騰了。
顧海卻突然轉過身背朝著白洛因,用手捂住臉……
顧洋提醒了一句,「到你了。」
顧海沒吭聲。
顧洋湊過去,看到一滴眼淚從顧海的指縫裡滑落。

顧海從不吝於對白洛因白洛因表達他的愛,但白洛因的感情一直比較內斂、悶騷,
當白洛因終於在婚禮上,親口對著顧海說出「我愛你」時,他忍不住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建 的頭像
小建

小建的電影王國

小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