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部美幸 附身.jpg 

書名:《附身》

作者: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譯者:高詹燦

出版社:獨步文化,城邦文化

出版日期:2013.10初版

【讀後心得】:

這是宮部美幸以江戶時代為背景的短篇小說集,她的時代小說總是帶著濃濃的人情味,文字裡不時流露出溫情。六篇故事,全都有神鬼妖怪的出現,踓說是鬼故事,讀來卻一點也不恐怖,將它歸之為恐怖小說之列似乎不大恰當。像這樣的故事,很容易讓讀者彷彿置身於江戶時代,將自己投射在書中的角色,來一趟時光之旅。而書中由文字構築而成的驚悚,會有著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恐怖感,卻也不是一直毛骨聳然的那種鬼怪纏身,而是一種生活體驗裡恍然大悟般的驚嚇,原來這就是人生啊!

〈和尚的壺〉
木材批發商「田屋」的老闆重藏,總能神奇地防止溫疫的蔓延。某天,女侍阿次經過老闆房前,發現他盯著一幅掛軸,上頭畫著痛苦蜷縮壺中的和尚……


阿次曾埋怨上代當家不小心讓她瞧見掛軸,也曾怪自己為何要偷看。

不過,聖僧的力量確實能驅退疫病,保護人們遠離疫病帶來的悲慘命運。

只能繼續傳承下去。既然已傳承,便得好好發揮效用。 (p.49)

〈阿文的影子〉
《終日》政五郎頭子與天才少年大額頭聯手破案。
即將滿月的夜裡,老人望著玩踩影子遊戲的孩童們,

赫然發現不管怎麼算,都多出一道人影……

政五郎有位尊奉為「大頭子」的人物。此人就是昔日回向院的頭子,親切和藹又令人敬畏的捕快茂七。政五郎深受茂七的薰陶,並繼承他的地盤。他算是政五郎的師父,同時也是恩人。 (p.67)

「徬徨的不是阿文的鬼魂,而是阿文的影子。那是阿文前往佛祖身邊後,遺留在陽間的影子。」……死去的阿文已前往西方極樂世界,從痛苦中解脫。

阿文獨自離世,影子卻遺留在人間。原來是這麼回事。 (p.79)

鬼神與人世的牽連、眷念,遠比我們所想到的還要深刻,遺留下來的不是阿文的鬼魂,而是「阿文的影子」,它有所留念才會徘徊不去……。


〈賭博眼〉
美代一家吃早飯時,突然一張長滿眼珠的大座墊飛入倉庫。大人將倉庫上鎖,卻不打算解釋,於是美代決定自行找出真相。經過神社時,裝飾用的守護石犬,竟出聲表示能助她一臂之力……


「賭博鬼」與「討債鬼」都是人性中的貪婪與怨念所造成,因追求利益而產生賭博鬼,因殺害別人遂有「非人之眼」,如何化解,唯有拋棄那無窮無盡的欲望。

〈討債鬼〉
《暗獸》深藏不露的私塾老師與調皮三人組登場。
紙商「大之字屋」的掌櫃,委託劍術高手利一郎斬殺自家小少爺。原來是老爺聽信妖僧讒言,認為兒子這一世是來討債的……

「討」是強行索求,「債」是負債,「鬼」則是亡者怨念化成的妖怪。

「那和尚表示,要對付討債鬼,只能殺了孩子。它是惡鬼、亡靈,不是真正的人類孩童,若不狠下心腸,大之字屋必定會毀滅,老爺也性命不保。」 (p.155)

紙商「大之字屋」的老爺-宗吾郎,聽信和尚-行然坊的妖言,他掌握住了老爺的弱點,他是怎麼知道老爺以前的秘密?青野利一郎要如何破解呢?

利一郎心想,宗吾郎以為自己憎恨吉乃和信太郎,其實是感到害怕。憎恨與害怕,兩者很容易切換。 (p.177)


〈附身〉

入贅商家的佐一郎服侍著任性的嬌妻,在溫泉療養的旅途中,偶遇前來避雨的老婦。
深夜時分,老婦幽幽透露埋藏五十年的往事,那是關於替換生者靈魂的禁忌祕術……

所謂的「怨靈」,就是擁有強烈怨念的亡魂。離開再過數日便會腐爛的肉體,附在凶手身上的「怨靈」,會在恨意下吞噬凶手的靈魂,然後完全取代。 (p.256)

本篇也是故事中的故事,乍看之下是描述佐一郎與妻子志嘉的溫泉之旅;但卻透過他與另一位一同投宿旅店老婦人-阿松的交談,帶出一則令人驚悚的傳說。當佐一郎一早醒來,發現前一晚同住的阿松自殺身亡,有了「原來如此」的感覺,想到自己前晚與她侃侃談了一夜,心中的恐怖油然而生,可怕的或許不是她說的故事真相,而是佐一郎思考了自己往後的命運,是否會與阿松一樣戴著面具過著虛假的一生……。

之前,佐一郎對被安排好的人生,從未心生懷疑。除了志津,他不認識其他女人,也沒愛慕過別人。正因覺得志津可愛,他才沒移情別戀。

不過,他不確定今後會如何。志津的可愛表象剝落,原形畢露。一個養在深閨,不懂人情世故的女孩,從她驕縱任性的行徑中,顯現醜陋的本性。 (p.265)


〈野槌之墓〉
盂蘭盆節前夕,加奈天真地問「萬事通」父親源五郎右衛門「討厭會變身的貓嗎?能不能幫個忙?」幾天後的深夜,自稱是加奈好友的女子找上門,請求他收拾一隻木槌化成的妖怪……


最後一篇的〈野槌之墓〉,仍有著濃濃的恐怖感,先是會化身的野貓前來請求協助收服一個妖怪,居然是一支會作惡的野槌,但它並不是化身為厲鬼,只是死後的形態有著心裡糾結,源五郎右衛門最後只好將它「斬殺」解放。

那不是鬼魂,不是怨靈,不是妖怪,也不是怪物。一條遭殺害的生命,棲宿在凶器上,以悲哀為糧食,歷經漫長的歲月合而為一。儘管不再屬於這世間,仍無法脫離。它一度找到容身之處,邂逅夥伴,忘卻時間,過了一段安逸的日子,後來卻因不幸的事件而甦醒。 (p.307)

宮部美幸的時代小說有其一貫溫柔細膩的筆觸,各篇有著各自不同風味的淡淡哀愁,彷彿事件的發生與破解都變得不重要了,只是忠實地反映了江戶時期的風土民情;雖然牽扯到「時代」與「妖怪」,其實全是關於人情的故事。儘管有幾度也觸及了社會的黑暗面、人心的作祟、慘案的發生;但每當令人悚然而驚,不忍卒讀之際,轉念一想,原來這正是社會最真實的一面。對照現今社會,讀來有趣,也在心中留下無限的感觸。

宮部美幸每每在短短的篇幅裡,渲染出時代的淡淡疏離與人心的濃濃溫暖,讓人感到窩心,讓人讚嘆的是,這本《附身》裡的六則鬼怪故事,在庶民情懷的烘托之下,更加襯托出了她人文關懷的一面。在這部算是比較新的翻譯小說中,宮部美幸依然以妖怪來訴說人心,筆下作祟的其實不是鬼怪,而是人心,每個人心中洶湧的暗影,那份嫉妒、不滿、貪婪……,而且故事中帶有另外的故事,深刻描述人心造就的黑暗,同時也細膩呈現人們如何跨越困境、治癒傷痛。這才是宮部美幸厲害之處,看完之後總是深受感動。宮部美幸的時代短篇,儘管只是短短的篇幅,卻有著滿滿的豐富感情,竟然可以讓人如此陶醉,再度投身於江戶時代的鬼怪的人生中,滿足地沉浸在宮部美幸的世界裡,真是難得的閱讀體驗。

【內容簡介】:

走投無路的人呀,請小心和佔據欲望為巢的黑暗做交易。

以妖怪為三稜鏡,投影出人性百態萬花筒--宮部美幸時代短篇精華薈萃
既駭人又微透暖意,既荒誕又餘韻無窮,收錄六篇充分體現宮部文字力量的故事。

【作者簡介】:

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詳見前作心得)

寫作橫跨推理、時代、奇幻等三大類型,自由穿梭古今,現實與想像交錯卻無違和感,以溫暖的關懷為底蘊、富含對社會的批判與反省、善於說故事的特點,成就雅俗共賞,不分男女老少皆能悅讀的作品,而有「國民作家」的美稱。

【譯者簡介】:


高詹燦
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研究所畢業。現為專職日文譯者,主要譯作有《蟬時雨》、《隱劍秋風抄》、《劍客生涯》系列、《光之國度》、《夜市》等書,並有數百本漫畫譯作。個人翻譯網站:www.translate.url.tw

小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